啁啾吱喳.鳥語解碼(下)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啁啾吱喳.鳥語解碼(下)

2014年04月17日
作者:范欽慧

※編按:都市枝頭上的鶯聲燕啼,總在清晨或深夜,人聲不那麼鼎沸時,才顯得特別清晰。在昨天的專欄中,我們讀到對於鳥語的追尋,開啟了音樂家成為動物聲學的契機,懂得解讀的原住民,也將鳥鳴視為占卜吉凶的方式呢,只是就跟忽略了都市中的鳥鳴一般,人類也漸漸失落了與鳥的信任關係那些來回反轉的音調,是溝通、是歌唱、還是純粹無聊閒嗑牙?都尚未成定論,不過可以確認的是,必須具備善於聆聽、善於體會的細膩之心,才能懂得這自然與生靈之間的音律橋樑。更多解讀鳥語的精采討論,請見本日續集。

(三月在東眼山錄製的繡眼畫眉。錄製者:范欽慧)

我經常錄到繡眼畫眉跟綠畫眉、山紅頭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聲音,其中除了山紅頭典型的五連發口哨聲外,綠畫眉的金屬唱腔也非常容易辨識。

偶而,我也會錄到一段繡眼畫眉的獨唱,牠們會群聚在森林底層穿梭,其中會有一隻唱了一段主旋律(也被稱作為哨音),後面緊接著ni ni ni的聲音,而且是有幾隻跟著合誦。

剛開始我以為跟藪鳥一樣,是母的回應。後來向謝寶森老師請教,才知道這一段根本就是同一隻公鳥在唱,在旁邊應著ni ni ni的也是公鳥。

這又什麼情況?謝老師笑著說:「那應該是一種領域的確定,或是作為同一群團體的辨識。」原來這是強調「我們是同一國」的聲音,顯然每一種鳥類的鳴唱功能,跟牠所處的環境以及生態習性不同有關。

繡眼畫眉的流行唱腔

謝寶森老師是高雄醫學大學生物醫學暨環境生物學系的副教授,她研究柴山與扇平地區的繡眼畫眉,就注意到兩個地區的鳴唱聲有所不同,尤其是前段哨音更有明顯的區隔。她發現甚至在柴山地區,領域相隔100公尺以外的繡眼畫眉,牠們的前段哨音就會有所變化,而且每年不同。

比如說,在柴山地區的繡眼畫眉如果分成A團跟B團,牠們彼此的哨音會不太一樣,而且每一年牠們自己所屬團體的唱腔也會有一些更動。「就像流行歌曲一樣,牠們也有當年流行的曲目。」 謝老師的回答,讓我想起了大翅鯨,儘管在大洋中巡航漫遊,隨著海底聲播遠送,也會有所謂的年度主題曲,動物學家認為這與文化傳播有關,也就是說牠們會相互學習彼此的歌聲。

為了確認地盤,同一掛的繡眼畫眉會傳誦同一條曲目,藉以跟其他團的繡眼家族作區隔,於是就會慢慢發展出所謂的「方言」。這樣的現象在野鳥的世界中非常普遍,比如你仔細聆聽在太平山跟溪頭的藪鳥,就會發現牠的唱腔有些小變化。因為明白這樣的差距,後來我在進行錄音採集時,就會比較小心的記錄這段聲音錄製的地點與時間,因為誰會知道過了幾年,牠們又流行唱什麼歌兒來著呢?

鳥中模王:橿鳥

橿鳥是鳥中的模仿高手。圖片來源:台灣水鳥研究群 彰化海岸保育行動聯盟。更妙的是,野鳥除了同類之間會相互模仿外,有些語言高手更擅長模仿其他鳥兒的聲音,中海拔山區的橿鳥(又稱作松鴉)就是箇中高手,我就曾經看牠學過台灣藍鵲、小彎嘴的聲音,當場就已經佩服得五體投地。

據說牠也會學熊鷹與大冠鷲的叫聲。我曾經問台大森林系袁孝維老師,鳥類鳴唱應該很耗能量,為什麼橿鳥這麼喜歡學別人唱歌,是因為天性好玩嗎?還是對牠背後有什麼目的?

袁老師對我拋出的各種問題,似乎全能接招。「野鳥之會模仿其他動物的聲音,可能跟競爭有關,牠們會藉由這些聲音來傳播一些錯誤的訊息,來讓其他的野鳥以為,這裡已經住了很多的鳥,甚至有其他天敵的存在。於是就可能不會選擇侵入你的地盤。」

真是太心機了,沒想到這樣的欺敵策略,居然也應用在野鳥世界中。但是如果身懷這種本領的是一種外來種,那就不太好玩了。白腰鵲鴝天資聰穎,牠連小彎嘴的聲音也模仿得入木三分,學習能力很強,終生都處在語言敏感期,擁有這樣的絕活,對本土鳥類的生存將帶來一定的衝擊。

但是無論如何強勢的鳥類,都比不上人類無所不在的噪音。

城市生物多樣性降低  與噪音息息相關

近年來的科學調查中也發現,在馬路邊生活的白頭翁,因為受到噪音的影響,必須加強自己的音量。甚至有些蟬為了要讓自己的聲音能被同類聽見,只好把音調調高,但是卻影響了生殖交配中所要傳達的訊息。

生物學家發現,在城市中為什麼生物多樣性會降低,很明顯的跟噪音有關。許多必須仰賴聲音傳播溝通的物種,註定無法在這樣的環境中生存。於是越來越多關於動物聲學的研究,已開始應用在未來環境監測與管理的指標上,特別是在城市綠地的設計上,更需要考慮保護綠色聲景的重要性。

我真的認為,如果這城市有音樂,都得感謝那些從不計較酬勞的歌手,儘管牠們並不愛為我們人類獻唱。但是我們必須為牠們保留一個可以發聲的舞台,並且學習去欣賞那些豐富多變的曲目。

為什麼我們要繼續去聆聽鳥語,理解這樣的音律?就讓我用那位愛用薩克斯風與鳥兒一同演奏的作家David Rothenberg所寫的一段文字來下一個註腳:「我們行走在美之中,我們在美之中聆聽。鳥也偕美而飛,並將美保存在聲音中。」(全文完,看上篇

※ 不需眼見,只要用心傾聽:繡眼畫眉你在說什麼?

(三月在東眼山錄製的繡眼畫眉。錄製者:范欽慧)

繡眼畫眉別稱「大目眶仔」,嬌小的身軀上,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特別突出,牠們是特有亞種留鳥,僅分布於台灣本島的中低海拔地區。叫聲吵雜、急促響亮。排灣族用其鳴聲之「急促」、「清脆」、「哀淒」等來占卜,目前其族群尚未達受威脅程度。

作者

范欽慧

自然筆記」節目主持人,「台灣聲景協會創辦人」。對大自然聲音充滿好奇,喜歡錄音,也想更進一步了解生物相關知識,於是把鳥類和昆蟲的聲音錄下來。從1997年錄音到了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