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福島核災】遍及世界的責任感──從核輸出國的日本看核電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追蹤福島核災】遍及世界的責任感──從核輸出國的日本看核電

2014年09月10日
作者:宋竑廣(中島美雪研究者)

現在公平貿易的概念越來越普及,許多台灣人不只注意產品來源,也一併關心製造過程的不公義,反過來說,遇到不良企業在外國為非作歹,我們可能也會「大義滅親」;長期以來,做為核電廠的輸入國,我們的視角難免聚焦在:「台灣」會受到什麼傷害,但站在日本反核團體的角度,核電廠輸出,除了關心輸入國的受害狀況,還有核產業的整體危害,比方過去談到海洛英,常會提到國際生產中心「金三角」,而核能也存在著黑市交易的中繼站。

 

 

影片:被放在日本反核團體網站上的、日文字幕的貢寮民眾影片(全國廢核平台製作)。

日本首相夫人安倍昭惠說過:「自己國內發生核災都沒有辦法好好地收拾善後了,對於將核電設備賣出海外一事,我目前還是覺得『這到底算什麼啊?!』」福島核災的損害與難以收拾,是現在日本反核團體「更」反對核電輸出的一大理由(核災前就大力反對),比方說,因為食品核輻射污染的新聞頻傳福島縣畜產組織因此提出解散申請等慘況。

反過來看,他國人民因核電產業遭殃的情況,也會受到日本反核團體的關注;由日本企業「住友商事」出資40%、支用到日本政府礦業資源補貼的公司「Roca Honda Resources, LLC」,預定在美國西南部新墨西哥州再開採鈾礦,其用地部份為國家指定的原住民傳統文化遺產,且美西南部長年因此土地傷痕累累、污染未復,因而受到美日兩國民間團體抗議。

而由日本三菱重工、伊藤忠商事等企業為主的合作聯盟,則預定在土耳其錫諾普(Sinop)建核電廠,據當地反核聯盟Anti Nuclear Platform的訪查,該地原本就是車諾比核災中,黑海沿岸最受影響的區域;而土耳其總理雷傑普卻說:「投資總有風險,大家不用瓦斯之類的東西的話,自然也不會有管線。」這番把核災跟瓦斯氣爆相提並論的說法,讓反對民眾更難接受;至於輸入國為了核電,迫遷住民、打壓反核人士的惡政,自是不勝枚舉

除核電產業生產鏈相關危害之外,更讓世界憂慮的,便是核擴散的問題;今年(2014)4月4日,日本眾議會通過,與土耳其、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兩國的核能合作協議;而根據一手促成巴基斯坦核爆試驗成功、被該國稱為「核能開發之父」的科學家阿卜杜勒.卡迪爾.汗所言,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最大城市杜拜,為「核武黑市的中繼站」,7~80年代,他曾自日本企業得到核武開發的重要設備;甚至(部份)歐美企業所拒絕販售的項目,都從二戰後唯一的核彈受害國──日本──悉數入手,簡言之:「日本是非常重要的核武設備輸出國。」;加上協議內容包括可能轉為核武之用的核廢再處理部份;因而受到日本反核團體的抗議。

阿卜杜勒.卡迪爾.汗(來源:維基)巴基斯坦1998年的核試爆。

在日本政府和印度的核電交易中,核擴散議題為一大輿論焦點;印度,為不簽署《不擴散核武器條約》(Treaty on the Non-Proliferation of Nuclear Weapons,NPT)之核武國家,而日本則為立場相反的簽署國家(1995年);據原子力資料情報室的整理,儘管日本曾表示:「再被作為核試爆使用,便停止合作。」但印度幾度拒絕,就在日本、印度、包括日本在內的國際核電產業,與日本海內外的反核聲浪之間,「日印原子力協力協定」時而後退時而前進地被角力著──儘管最近又可能有大進展(趕快連署反對!)

美軍所知的印度核爆地點。

前澳洲昆士蘭Griffith大學校長Ian Lowe曾在書中引述,美國前副總統高爾的觀察,在高爾白宮任內的八年,每一件核武擴散的問題,都來自於民用核能計劃;Ian Lowe寫道:「中國、印度和巴基斯坦都在發展和核電相關的核武,以色列也是一樣,而大英國協最初則是利用核電,做為發展核彈的障眼煙幕。」

單單從日本反核團體、原子力情報室歷年的新聞稿看,可以發現日本民間至少自2001年起,便開始對日本為主的跨國核電交易採取行動;幫助民眾認識核能相關國際條約,質問日本政府或民間企業的相關責任,聲援輸入國被打壓的反核民眾,反之,也會引入海外對日本核電的監督力量,這對於日本或輸入國的反核運動而言,不啻為國際道義。

福島核災後,台灣反對核能的民眾明顯增加,有許多人出於愛護自身家園的情懷,埋首論述、挺身上街;若再認識日本做為核輸出國的角色,可以放眼世界,看見自身在國際核能交易中的位置,倍增之所以反核的理由,感受日本民間反核團體長期以來對台灣的關注──那股也有向你傳達的、遍及世界各處的責任感。

作者

宋瑞文

專欄寫手/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經營日本歌手中島美雪介紹會。男同性戀,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