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翔台北油污擴散衝擊現勘 漁民痛陳損失無人知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德翔台北油污擴散衝擊現勘 漁民痛陳損失無人知

2016年04月11日
本報2016年4月11日新北訊,林倩如報導

德翔台北輪1日抽油作業大致完成,解除第一個危機,然油污擴散、漁損等災情才要浮現出來。3日金山文史工作室負責人郭慶霖向媒體揭露油污範圍已擴大至距石門十幾公里外的金山、萬里一帶,環保署原堅稱沒有擴散,經衛星空拍監測後方改口證實磺港北方約4~5公里海域,約3平方公里範圍漂浮油污。

而由新北市農業局、金山區漁會、石門區公所組成的「漁業損害蒐證小組」初步評估,德翔台北輪漏油事件所造成的漁業、漁港損失達9400萬元,後續可能再增加,7日新北市市長朱立倫再到石門視察處理情況,表示將儘快協助漁民、居民求償。

下寮海灘,顯露出遭油污染的漸層顏色。攝影:林倩如。

下寮海灘,顯露出遭油污染的漸層顏色。攝影:林倩如。

北海岸油汙範圍 不斷擴大 

2日,漁民通報在金山區燭台嶼附近海域發現大片帶狀油污,環保署回應,海巡署前往巡查但未發現油污;新聞並指出,其擴大範圍除磺港漁港西北外海,亦包括萬里區下寮海攤出現岸際油污約500公尺。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自2013年6月起,固定每個月至下寮海灘進行長期淨灘及海洋廢棄物監測行動,8日實地走訪後,證明也遭油污影響。天氣微陰,走過員潭溪景觀橋,步近擁有黃金色沙質的「舊金山沙灘」,一道道沙紋比起之前它是否格外顯黑?腳印踩出深度,覆蓋在表層之下的黑沙又或是處理過後的殘留?不過,飲料瓶罐外黏附著沙粒,則可推判應是被油污染的證據,從石門區現場飄來的海廢。

位於不遠處的金山區水尾漁港安檢所何先生對此表示,沒有特別發現油污,同時以電話通報清潔隊追蹤。

港內,甫裝好新引擎的漁民許先生無奈地說,這引擎就是最直接的損失了,花了23萬元,本來一具可以用上七、八年,現在才三年因為吸入殘油報銷了,網具也都沾油不能用了。他13歲開始捕魚,今年70多歲,靠海維生大半輩子,「這次比上次(晨曦輪)嚴重多了,出海能捕的魚真的少很多,但能怎麼辦?也沒有人來跟我們連繫賠償的事情。」

因油污造成損壞,漁民許大哥剛換新引擎,卻忘了拍照存證。攝影:林倩如。

因油污造成損,70多歲漁民許先生剛換新引擎,卻忘了拍照存證。攝影:林倩如。

求償耗時日久 漁民心事誰人知

來到金山區漁會所在之磺港漁港,5~9月一年一度青鱗魚季,「金山蹦火仔」百年傳統漁法聞名,若遭油污波及恐無魚可補。兼營一支釣休閒漁船的吳先生補充,環境變不好,魚當然會跑,最近赤鯮、馬貝、黃雞仔、大目鰱等等都不見了,只剩浮游性的小管還有一些,自己在八斗子尚有一艘觀光漁船,不然靠單邊收入相當吃緊。

提及除油、兩只貨櫃落海一度失蹤,吳先生仍忿忿難平處理欠妥,「在地的都知道一旦擱淺在那區域,基本上沒得救,所以無論如何須更早抽油。這裡下午四、五點會起大霧視線不佳,返港撞上貨櫃的話有多危險,我們的雷達根本掃不到。當下也只能開遠一點找漁場,原本一小時變成要花三、四個小時,或者乾脆少出海、減少耗油。」且漁民罵歸罵,並不指望奢求賠償金,「大家分一分能有多少?」日子照樣得過,小老百姓由來默默吞忍蒙受的有形、無形損失。

金山區漁會簡驛丞幹事說明,新北市政府委請海洋大學環境生物與漁業科學系歐慶賢教授,針對事故造成3~5年的漁業損失進行評估,目前粗估大約9400萬元。過去漁會代漁民向船公司求償,如今換市府出面協調,11日下午漁會將赴市府進行漁損簡報,再統一相關發言。

呼籲成立處理海洋汙染緊急應變之專責單位

金山文史工作室郭慶霖重新還原、詳述當時舉證油污擴大的過程,2日漁民於磺港漁港外海發現油污,第一時間通報環保署,環保署回覆查確後沒有發現,漁民再出海仍看到油污便跟郭聯絡。

郭說,隔天3日下午出海察看,油污附近已有海巡署在旁監控,可見並非不知情(到晚上依據衛星福衛二號影像資料改口確認有油污);且他們處理的方式不是撈起來,而是用水柱沖散之,另巧遇一群海豚出沒,令人擔憂其安危。「浪大、吹東北季風,油污先集中石門岸際,無風時隨潮汐漲退潮流動,石門綠石槽、金山神秘海岸、萬里下寮海灘、核二廠進水口、基隆協和電廠等處均陸續零星發現,污染的確有擴散。事故發生不是環保署的錯,明顯有所隱瞞則違反公開透明原則。」親眼目睹怪手、貨車駛進下寮海灘,翻找未及清運走的垃圾內容,怎麼可能是淨灘?

因黃金色沙質而被譽為舊金山沙灘,此刻的黑色沙紋尤啟人疑竇。攝影:林倩如。

因黃金色沙質而被譽為舊金山沙灘,此刻的黑色沙紋尤啟人疑竇。攝影:林倩如。

推判從石門飄來的飲料海廢,外包裝上黏油沾沙。攝影:林倩如。

推判從石門飄來的飲料海廢,外包裝上黏油沾沙。攝影:林倩如。

殘油抽除告一段落,6日甲板上共142個貨櫃全數吊離(其中7個落海尋獲5個,2個失蹤空櫃確認中),航道安全終獲保障,餘船艙內243個貨櫃(含最後1個危險品櫃-清潔劑)待處理,及船公司須在15日前提出船體現地拆解計畫,預計八、九月執行完畢。沒有一個漁港具備足以預防大船擱淺的設施,一切還是得從政府各層面展開檢討、著力改變。

郭慶霖不禁質疑,以德翔台北輪的營業規模,台灣排名第4,世界位列25名之內,船上不乏高階主管或受過海難專業訓練人員,故障後為何不拋錨?離基隆港不遠,為何不求救引導船阻擋其擱淺?結果卻是地方居民看見後通報?又擱淺後最熟悉船務、可留守協助後續緊急應變作業的人員為何急於撤離?事發後成立前進指揮所每天開會,從頭到尾沒有一位漁民參加,迄今亦沒開過一場漁損說明會,漁業損失到底從何談起?

郭表示,他只是一個關心生態環境、文史的在地人,近月疲於奔命到處訪查,還不時被電話關切。一而再、再而三發生在北海岸的船難意外,他強烈要求,賠償當不僅限於漁損,更必須涵蓋未來從事生態調查、地方教育等項目,探究災害成因,追蹤生態影響。真正面對海洋事務,需要投資專業、人力、設備,單一案件而成立跨部會緊急應變小組緩不濟急,郭慶霖呼籲,應儘速成立處理海洋污染的專責單位。

頂寮海灘入口處,數量不少的垃圾,發現疑似染油物件。攝影:林倩如。

頂寮海灘入口處,數量不少的垃圾,發現疑似染油物件。攝影:林倩如。

作者

林倩如

唸的是跨領域藝術和社會發展,而仰望著山野、也想奔向大海,書寫、行動、環境、多元差異文化,追求自由的移動,深邃回應這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