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里山環境的哨兵站出來 專訪「台灣石虎保育協會」理事長陳美汀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為里山環境的哨兵站出來 專訪「台灣石虎保育協會」理事長陳美汀

2017年10月16日
本報2017年10月16日苗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一群關心石虎的民間人士和研究者,在台13線外環道、裕隆三義二廠等開發案當中,共同為石虎發聲,透過「石虎米」等推廣活動,喚起國人對淺山生態系保育的重視,10月上旬更進一步成立,「台灣石虎保育協會」,並將總會設置苗栗縣,為石虎保育畫出一道防火線。


台13線外環道讓台灣石虎保育議題受到重視。攝影:廖靜蕙

「成立協會是必然的趨勢。」台灣石虎保育協會理事長陳美汀說,石虎保育光靠公部門以及學術界是不夠的,很多民眾關心卻缺乏NGO窗口對應;另一方面,不管一般民眾、民間團體或政府部門,越來越意識到石虎的問題不是單純的物種保育問題,而是整個環境出問題。

陳美汀表示,幾位從事石虎保育研究的人,發現把民眾的力量凝聚起來,包括資源、議題聚焦,不管協助或監督政府施政都將更有力量。一年多來,志同道合的人逐漸靠攏,凝聚成立協會的共識。

石虎:里山哨兵

「一開始的出發點是為了石虎,但漸漸明白,我們保護的不只是石虎,還有環境,具體說就是宜居的『里山環境』!」陳美汀說,影響人類的因素也會影響石虎,對人好的棲地對石虎也是好的,反之亦然;牠有如人類宜居環境的監測哨兵。

這幾年來,石虎所象徵的里山倡議、淺山生態系議題逐漸受到觀注,由於社會公認石虎族群數可能介於500~600隻之間,淺山生態系越來越難以承受野外石虎的消失。

「當我們看到石虎受害,代表環境條件也潛在不利於人的因素。」陳美汀雖意識到石虎保育需引入社會力量,但曾抗拒成立協會的念頭。他原想NGO這麼多,有必要成立新的協會嗎?

但是,幾年來與當地民間團體合作,發現他們的成立宗旨若不是以石虎保育為主,就得完成既定任務,又由於關心的議題很多,無法傾全力於石虎保育,石虎保育議題只能兼著做。因此,碰到問題時就缺乏有力的團體支撐。

過去關注台13線外環道開路必要性,以及危及石虎棲地議題時,曾形成石虎保育聯盟,民間也有一些個別的力量聲援,但仍缺乏組織運籌,變成群龍無首、無法分工,無法集中力量。成立協會雖需經過繁瑣的行政申請程序,但也在這個過程,把志同道合的人凝聚起來。

讓全民知道保育石虎的好處

陳美汀說,只要是農地、農牧用地或林地,都是石虎可以棲息的環境,然而,苗栗存在許多變相農舍或資材室,工業區、寺廟開發林立,若再加上非法工廠,這些個別來看似乎不嚴重,但若全部加總,就可看出對石虎的影響力。「對石虎而言,要面臨的挑戰太多了!」

「保育需要面對不同的人或單位就要有不同的態度,最後目的就是石虎保育,所以你不能只用一種態度去談。」目前協會章程所訂的幾項任務,是針對不同的對象設計。對於一般民眾,就是讓大眾知道更多石虎的資訊和知識,吸引他們關心石虎、認同保育。


未來台灣石虎保育協會將針對不同對象溝通,希望讓全民共享保育石虎的好處。攝影:廖靜蕙

已經和石虎產生關連的社區,可能因利益衝突,無法認同石虎保育,這就須想辦法扭轉這種印象,包括觀念的改變、用各種方式營造石虎和他們互利的關係。

企業贊助讓石虎米躍上國際舞台

石虎米就是一個好例子。已經耕耘幾年的石虎米,今年透過楊梅扶輪社的關注,不但推介給自己的社友,更讓社友慢慢認識石虎;今年更以此案例申請扶輪社全球獎助金,找國外扶輪社夥伴來幫忙,已知獲得印尼扶輪社的回應。「台灣很多做社區做的事情都很類似,卻忘了彼此交流,讓彼此效法!」


台灣石虎保育協會理事長美汀與石虎米。攝影:廖靜蕙

第三項任務是面向公共政策或企業開發的環境議題監督。包括各項開發的必要性,或者是已經開發、合法開發該如何改善;目前已知具規模的開發案包括:月稱光明寺(福智集團)等兩項寺廟開發;以及裕隆三義廠、三義工業區、三義木雕園區等,都是合法於石虎棲地進行的開發案,都需進一步監督是否能兼顧環境永續。此外,也防堵變相農舍、違法工廠的擴大。

最後一項重要任務則是累積石虎研究資料,提供給各界無論公共政策或土地規劃參考,但目前會務繁重,會以推動會務為優先。民眾社區環境監督優先,有一點進展之後,接下來就是幫忙公部門,把石虎研究做得更深入

目前政府規劃的「石虎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範圍,陳美汀認為,宣示意義比較大,讓民眾了解石虎族群瀕絕的處境;但是真正重要的是劃設之後怎麼做。以目前劃設面積推估,受庇護的石虎的個體數量不多,頂多十幾二十隻,對石虎並無實質貢獻。但可讓民眾知道政府很重視這件事。

另一方面,他也擔心,一旦邊境畫出來後,會不會也標示出可以開發的地方?這對石虎好嗎?「一項政策不可能只有好處,只能想辦法讓壞處變少!」

減少路殺:特定路段限速慢行

「今年已知有十隻被通報的石虎遭受路殺、動物追咬及受困致死的記錄,範圍涵蓋苗栗、南投及彰化,這對面臨棲地破碎和生存壓力的瀕危保育類動物石虎的處境猶如雪上加霜。」台灣尚缺乏從動物屍身判讀死亡時間的技術,因此無法推估路殺好發期的時段,陳美汀解釋,石虎活動時間多為晨昏,清晨車流量相對較少,對於人與石虎戒心也都比較少。

他自己開車,曾於縣道遠遠看到一隻野兔過馬路,雖然立即踩緊剎車,仍只能降低車速,無法完全停住。這隻野兔雖倖存輪下,但從這段經驗,他體會到用路人看到野生動物來不及反應的困境,因此,最好的方法就是特定路段限速慢行。

首要任務:工業區開發的必要性

協會運作之始資源仍有不足,因此會集中心力在幾項與石虎較相關的棲地監督著手,例如裕隆三義二廠開發、三義工業區等議題。之後,擴大於對石虎可能的棲地,甚至更廣義的台灣環境議題。

雖然這些議題未牽涉到石虎,但可能對石虎的生存是有影響,要為未來準備石虎的棲地。「如果要解除石虎瀕危的狀態,就得讓牠擴散到其他地方,所以先從有石虎的棲地做起。」

「我們希望能透過協會的運作,能將力量凝聚起來!」陳美汀說,過去民眾從個別的力量,致力於石虎保育,現在這股力量可以透過協會更有方向和力量,他邀請民眾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幫助協會運作起來,讓更多有益石虎的事情可以銜接起來!

※ 人與野生動物主題報導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