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多樣性的美好日常】猛禽棲架架起來 黑翅鳶守護生態友善田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生物多樣性的美好日常】猛禽棲架架起來 黑翅鳶守護生態友善田

2019年06月18日
文:李育琴(環境資訊中心特約記者);插畫:玉子日記

黑翅鳶

大武山下的五溝水聚落,四月下旬春光正好,環繞社區的水圳湧泉潺潺奔流。在這裡種稻的務農夫婦楊富強和潘怡如,忙著在農地上豎起九公尺高的猛禽棲架,希望邀請平原上的黑翅鳶來休息停棲,幫忙抓捕田裡鑿洞又吃稻的老鼠!

「前陣子看到黑翅鳶在稻田上空振翅懸停,這是牠們覓食時尋找地面獵物的習性。」潘怡如說,觀察到猛禽很興奮,這塊租來進行友善耕作的農地,又多了一種野生動物的眷顧。

黑翅鳶是二級保育類物種,也是台灣平原普遍分布的猛禽。在田間架起棲架不僅可觀察生態,「希望黑翅鳶好好幫我們多抓點老鼠,讓今年的稻米少損失一點。」

這塊田為五溝水保有一片小小的稻田生態系。因為友善耕作,吸引許多生物造訪。在我們的注視下,幾隻紅冠水雞就在田埂上,逛大街般扭著屁股步入水田中。

不過,因為不施藥,田裡的老鼠也顯得有些張狂。四月曬田過後,老鼠開始進入農地挖田埂、鑽地洞,造成水田漏水,剛拔高壯碩的稻梗也成了牠們口中鮮嫩的食物。

一般農民這時多會施放殺鼠藥,以減少農作損失。然而生態系的影響總是環環相扣,殺鼠藥毒死了老鼠,以田鼠為食的猛禽,卻因為獵食了中毒的老鼠,造成二次中毒。

其中黑翅鳶是田間殺鼠藥的最大受害者。根據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近年處理救傷猛禽的統計,將近九成的黑翅鳶體內含有殺鼠藥成分。農地毒害,間接造成了平原上猛禽的消失,對於老鼠族群的控制反而不利。

為減少猛禽受到農藥毒害,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透過實驗,找出農地鼠害的生物防治法。

他們利用黑翅鳶獵食野鼠的習性,在田間架起高高的停棲架,期待黑翅鳶來停駐休息,捕鼠覓食。研究人員走入農田與農民溝通,教他們認識黑翅鳶的生態,鼓勵友善耕作、減用農藥,讓黑翅鳶來幫忙抓老鼠。

在台中霧峰區一處25甲的友善農地中所進行的試驗非常成功,從自動照相機的監測發現,黑翅鳶在棲架上大啖田鼠,36天就吃了67隻!田間鼠害有效控制,老鼠洞也變少了,這讓實驗田區外的農民看了也躍躍欲試。

進一步觀察這片友善農地,不僅有多種猛禽鳥類出現,黑翅鳶更在此繁衍育雛,以此為家。黑翅鳶可謂農民的滅鼠同盟,最佳生態夥伴。

霧峰的香米收成上市後,受到消費者的關注和支持,這是友善耕作、里山共榮最美的故事。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作者

李育琴

站在南方的土地,用平躺的島嶼歷史視角,說環境與人的故事。炙風拂面,腳踏黏土之時,試著讓心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