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長受訪時有官員下指示」 福島核災揭弊者因甲狀腺癌病逝(上) | 環境資訊中心

「村長受訪時有官員下指示」 福島核災揭弊者因甲狀腺癌病逝(上)

2021年11月19日
文:宋瑞文(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特約撰述)

「事實上,現在村長身邊都有政府官員跟著,接受媒體採訪時也會跟去,在旁邊下指示。」受到嚴重污染的福島縣飯館村區長、核災受害者團體聯絡會代表長谷川健一,在今年10月22日因甲狀腺癌病故,日本媒體《週刊現代》回顧他生前所言,以及長期揭露核災真相的過往種種。   

日本朝日電視台報導,長谷川健一追問,福島縣內與縣外在輻射防護上的雙重標準。圖片來源:杉原こうじ/推特

 在長谷川的著作《被核電奪走的故鄉》裡敘述道,2011年3月11日福島核電廠外洩大量輻射後;14日村辦公室的輻射計量器,顯示有超過每小時40微西弗的輻射線量,在這樣的地方待超過一天以上,就能超過一年的輻射劑量容許標準。當時村辦公室的職員對他說:「村長(菅野典雄)交待,絕對不可以透露出去。」後來,政府外包的作業員還去清洗輻射計量器,更換底下的污染土壤,藉此竄改測量的數值。

福島輻射計量器失真的問題,曾有學者實地驗證。2012年由琉球大學名譽教授矢崎克馬等人組成的科學家團體「市民與科學家的內部被曝問題研究會」,在福島縣內106個輻射計量器附近另做檢測,發現官方數值只有他們檢測值的一半;計量器底下鋪有鐵板、周圍有鐵絲網等設置狀況,導致數值失真。

像長谷川健一這樣罹患甲狀腺癌的成年人,在福島縣並不罕見,許多人因此動了手術。根據刊登在《新頭殼》的核災報導,「2017年4月政黨令和新選組的黨魁山本太郎在國會就指出,福島縣從2011年到2015年的五年間,單單九家醫院的摘除甲狀腺腫瘤手術就有1082件,這還不包括避難到外地的福島人,也不包括其他醫院,而厚生勞動省也曾在國會承認一事。」

據白俄羅斯國立甲狀腺癌中心的資料,白俄羅斯在車諾比核災事件發生後,成人罹患甲狀腺癌的人數在災後增加三倍左右,不過原因尚未確認。長崎大學名譽教授朝長萬左男曾說:「要證明疾病和原爆(輻射污染)的關係並不容易。究竟是偶發還是輻射引起,需要調查累積在病人身上的輻射劑量。一個人出去多久,在家多久,沒有人每天做紀錄。即便是福島也非常困難。」

長年報導世界各地核污染的獨立攝影師森住卓,在長谷川去世的隔天即在臉書發表悼文,概述長谷川生前為保護村民所做的努力。2011年核災發生當時,儘管村長要求不要說出去,但身為村裡前田地區區長的他,仍要求村民盡量做好避免出門等基本的輻射防護措施。

災後一個月,政府下令全村避難,村民們在組合屋住下後,長谷川努力讓大家保持連繫,不至於四分五裂;並持續批評輕視輻射被曝、只會說「大家放心」的政府行政人員與御用學者。在他的奔走之下,有一半的村民團結起來跟政府要求核災的損害賠償。為揭發核災真相與維護災民權益,持續奮鬥到現在。

長谷川健一生前質問核災輻射污染的身影,留存在懷念他的人們心中。日本「內部被曝市民研究會」代表川根真也想起長谷川在電視上的控訴:「東京的輻射防護標準是一年1毫西弗,為何福島是一年20毫西弗(輻射單位)?」換句說話,福島允許的輻射劑量,比其他地方寬鬆20倍。川根真也表示,還想聽到長谷川對日本政府、對福島縣政府的持續追問;因此他將持續反對這樣的雙重標準,告慰長谷川在天之靈。

福島縣政府在災後大力推動所謂的風評對策,意在消除外界對福島遭受輻射污染的印象。不少外國媒體為了解災後復興狀況,難免會接觸到官方透過各種管道傳遞出來的訊息。而像長谷川健一這樣,致力於揭穿官方矛盾的福島人死後,外媒所能接觸到的,還有沒有官方訊息之外的不同意見?能否知悉官方淡化污染的行徑?端看他的遺志能否持續地遺愛人間。

※ 本文相關編譯與轉寫,承蒙上前万由子女士審閱。

※ 轉載自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

作者

宋瑞文

媽媽監督核電聯盟特約撰述、加州能源特約撰述、台達電低碳生活部落格專欄寫手、QueerWatch 酷新聞駐站作家。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台灣中島美雪介紹會住持,相關作品散見於上報關鍵評論網KKBOX等。教育廣播電台節目音樂二三事不定期來賓。男同性戀,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