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轉型城鎮巡禮】危崖不怕,「海神」在在(下)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英國轉型城鎮巡禮】危崖不怕,「海神」在在(下)

2011年09月07日
作者:李紋

※ 編按:英國國民信託組織透過多方溝通、充分聆聽與討論,加上環境教育,讓社區居民意識到自己的生活與環境息息相關,必須由自己來捍衛,因此得以經營廣大的海岸線保護區及信託資產。甚至面臨大自然索討的危機時,雖然立場傾向不建水泥堤岸,他們仍透過公聽會,讓在地居民表決,決定應該怎麼做。台灣四面環海,然我們與海的情感卻因巨大的消波塊(俗稱肉粽)而疏離,許多開發案也仍不顧環境衝擊而持續進行著。與天爭地、人定勝天的思維究竟能否讓我們過得更好?邀請讀者們收看本日專欄後,一同來思考這個問題。

難題:大自然索討

即使從1931年就開始進行保育工作,然而,如前文所述,柏令海崖因先天的地質條件、氣候變遷等因素,面臨了海岸線節節退縮,危及崖上建築物的狀況。國民信託組織一向與當地社區發展協會互動良好,但在此危機處理議題上,則產生了不同看法。某些居民希望能建防波堤或丟消波塊,減緩海岸流失速度;但已有研究證實,水泥護岸並不具長期效果,且興建、維修費用皆十分昂貴,故國民信託組織並不傾向遵循此道。

但因決策秉持尊重各方想法,故針對危機處理,國民信託組織提供了三個方向:一、維持現況,讓自然演替一切(崖上居民需做好撤離準備),二、使用對環境衝擊最低的自然工法,如栽種耐寒耐旱長得快的植被(Marram grass)作為自然屏障,減緩海岸遭侵蝕消退速度,三、興建水泥堤岸。

凱薩琳指出,國民信託組織會先與居民理性溝通,以照片技術模擬,告訴民眾,若蓋了水泥堤岸,10年後可能會是什麼光景,20年後又會是怎樣,以及總共需要花多少經費。

如果還是有堅持興建堤岸的聲音,國民信託組織將會辦理公開辯論,邀請各方(組織代表、研究人員、當地贊成民眾及反對民眾)自由表述意見,最後投票表決,決定該怎麼處理。若最後表決結果是贊成興建,則會設立停損點,跟居民約定,一旦堤岸損壞,組織將不予修復。

福爾摩莎的灰色海岸

與英國同樣是海島國家,台灣海岸線總長(含澎湖群島)約1520公里,跟海神計畫所擁有的海岸長度差不多,但我們對於周遭的海岸,卻尚無整體、積極的守護行動,不管西部或東部,都仍籠罩於開發威脅的陰影下。

對此,凱薩琳建議,台灣雖然不大,然自然資源多元豐富,更顯得彌足珍貴。不只是景觀,還有物種、歷史、文化等值得守護的價值。該怎麼去向民眾訴說這個故事,讓更多人知道台灣的獨特性,是推廣保育工作的重要關鍵。

阿瑞安則補充,許多海神計畫的會員,之所以會覺得自己的支持有價值,除了因為可以隨時造訪這些海岸,還會定時收到海岸變化及生態狀況報告(如:海鳥生產、孵蛋影片)。藉此,人們跟環境產生連結,也知道一己之力是真的可以保護許多生命。他也建議直接帶人們到現場,因為越多人去,表示越多人關注,就有更多機會可以保下這塊土地。但他也提醒,需小心環境承載量,尤其台灣地小人稠,總量控管是關鍵,才不會想保護環境卻適得其反。

從英國國民信託經營海岸信託資產的案例中,我們可以看到一些值得台灣借鏡的精神,像是尊重在地,開放的溝通精神,和社區共同朝向對環境、經濟皆有裨益的目標努力,以及運用多方合作(在地政府、其他組織、學術研究資源等),將這些串連起來,以期促成保育的最大值。

另外,凱薩琳曾提到,英國政府在這些保育行動上,常傾向「不支持也不反對」的態度,但他們靠著「牌子老,信用好」等各項優勢,也能促成海神計畫這樣的龐大的守護運動。而台灣官方雖然常有意無意表態「支持開發」,但或許,從英國國民信託身上,我們也可以再次思考民間團體的角色,如經過一年多的各界動員抗議,馬英九總統於今年地球日,宣佈國光石化不落腳彰化大城溼地,民眾關注度驟然下降,於是《溼地法》、《濁水溪口海埔地公益信託》似遙遙無期,而白海豚仍處在備受壓力的環境下;而東部海岸杉原美麗灣渡假村、三仙台寶盛水族遊樂園區兩起開發案,則持續抗議中。

誠然,我們都不希望環境因為開發受到破壞,然而,在領導反對開發的抗議後,要如何真正經營在地、與當地社區合作,也是台灣海岸守護目前面臨的挑戰。
 

【延伸閱讀】

 

※ 本系列專文感謝 贊助刊出

喜歡這篇報導嗎?台灣環境資訊協會需要您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