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鏈頂層動物消失 學者:影響等同氣候變遷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食物鏈頂層動物消失 學者:影響等同氣候變遷

2014年01月14日
本報2014年1月14日綜合外電報導,姜唯編譯,蔡麗伶審校

國際研究團隊警告,澳洲野犬、豹和獅子等食物鏈頂層掠食動物的快速消失,對環境造成的威脅和氣候變遷旗鼓相當。

澳洲野犬維持袋鼠和狐狸等動物的數量穩定,保護土地上的植被和小型原生動物。(圖:woulfe)

澳洲、美國和歐洲科學家組成的研究團隊發現,過去200年來,全球大型肉食動物快速消失,對食物鏈和地理景觀造成一連串的負面影響。研究探討31種最大型肉食哺乳動物對全球生態的影響,其中7種主要物種──澳洲野犬、灰狼、獅子、豹、海獺、猞猁和美洲獅──已有大量的研究數據。

生態學家們發現,肉食動物減少不但導致草食動物增加,甚至造成溪流和河流改道,進而使小型動物受野生害蟲的威脅、土地因缺乏植被而裸露。

在澳洲,東部和南部各州的野犬數量快速減少,已經產生諸多負面效應。澳洲野犬曾因襲擊羊群而被撲殺,而人類將澳洲野犬和狗混種,也對生態造成影響。研究共同作者、新南威爾斯大學研究員Mike Letnic博士說,不管是用來阻隔澳洲野犬的圍籬內外,都印證了澳洲野犬的消失

「我們發現在原本澳洲野犬出沒的地方,長鼻袋鼠和兔耳袋貍等小型原生動物變多了。因為澳洲野犬控制狐狸的數量,而狐狸進而控制這些小型原生動物的數量。」

「澳洲野犬也獵捕袋鼠,澳洲野犬消失表示袋鼠數量會越來越多,土地的植被被過度地啃食造成營養流失,產生沙漠化的危機。澳洲野犬數量過多對袋鼠不利,但是對生態系統來說,仍有淨效益。」澳洲部分地區袋鼠數量增加也意外造成其他效應,如和家畜競爭牧草,甚至可能和羅斯河熱的爆發有關,Letnic說。

Letnic說,「另一個例子是非洲。在非洲人們獵殺獅子和豹,結果造成狒狒數量爆發,威脅小型動物和人類自己的生存。狒狒會攻擊作物,孩子們為了保護作物無法去上學。」

研究者也發現,美國黃石公園重新引進狼後,鹿的數量減少,有助公園樹木和植物的恢復。萊姆症在美國的散播部分肇因於鹿群數量大幅增加。鹿是病媒牛蜱的宿主,而草食動物數量增加導致植被過度被啃食可能造成河流方向改變,變得較直而威脅棲息在靜水中的生物。植被的消失則是造成碳儲存庫的減少。

「總而言之,我們必須找到和肉食動物和平相處的方式。牠們也許不太容易相處,但是肉食動物是生態系統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參考資料】

※ 本文與農委會林務局   合作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