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鳶牌紅豆」尋找契作農 研究人員學農法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黑鳶牌紅豆」尋找契作農 研究人員學農法

2014年02月05日
本報2014年2月5日高雄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毒鳥,難道是台灣農業無法逃避的命運?去(2013)年,研究人員繼揭開黑鳶死亡來自誤食毒鳥的結果,今年進一步與農業團體合作,希望能在當地推有機農業,創造生態與生產雙贏之道。

黑鳶原為台灣農田常見種,卻因農法改變而稀有,急需保護。(攝影:杜秀良)

黑鳶曾是台灣農田普遍常見的物種,30年前因慣行農法興起而大量消失,這個情形比鄰近國家,如日本、印度,來得嚴重,學者雖致力於黑鳶族群數恢復,卻一直找不到問題癥結,直到這幾年才透過一連串事件,證實黑鳶因誤食中毒的鳥屍間接死亡。去(2013)年,研究人員在崁頂農田紀錄到,農民為了預防紅豆苗遭啄食,使用加保扶毒鳥,上千隻鳥屍照片曝光,讓民眾得以看見台灣農業的真實面。

依據屏東科技大學鳥類研究室推估,目前台灣黑鳶族群數約300-500隻之間,其中屏東縣族群最集中。每天持續死亡的鳥兒,屍體曝露在農地,因黑鳶撿拾鳥屍的食性,研究人員不得不撿拾鳥屍,避免黑鳶誤食。

為何種紅豆前,農民要先毒鳥?屏科大鳥類研究室研究人員林惠珊說,原來是種下後、發芽到10公分之間的豆苗,斑鳩和麻雀會拉拔出來啄食,但是約超過10公分,鳥類就拔不動了,這段期間約3個星期。

尋找黑鳶牌紅豆契作農

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多年來,與林務局攜手在台南官田推動不用藥、保育水雉的農法,並因此發展「綠色保育標章」認證。此次,能否與紅豆農攜手,恢復黑鳶族群,為台灣生產與保育雙贏寫下新頁呢?執行長蘇慕容表示,以無毒方式種植紅豆,難度不下於菱角;又本案範圍太大、農友太多,未來產銷都會是考驗,在產業面以及政策面都須思考。

根據屏東科技大學鳥類研究室在高雄市大寮區、屏東縣萬丹鄉等6個城鄉展開調查,90多塊農地約90公頃,已知20多塊地(約30公頃)有毒死鳥的紀錄。其中有部分為台糖租地。在政策面上,蘇慕容建議,租約上能要求不得使用劇毒性農藥,也建議農民不要使用加保扶。

此外,找出立即可解決鳥害的方法,包括補助農民在田邊灑稻穀誘鳥;尋訪有意願改變農法的農民,慢慢接觸、溝通,期待今年秋作有幾戶農民願意嘗試不用藥的農法,由慈心協助保價收購,協助市場推廣。

最後他也提出嘉義大學教授侯金日正進行春作紅豆的研究,初步證實有機紅豆適合在春天種。「對於有機耕作的觀念要重新調整,秋作即使用很多有機資材也無法解決病蟲害。」南部稻作可種3期,或許可考慮一期作改種紅豆,之後接續種水稻,逐漸改變種植周期。

蘇慕容指出,具備有機種植新觀念的農民為少數,但是友善土地的耕作是未來必走之路,目前正處於新舊觀念交替,新觀念會慢慢替換掉舊思維。「現在農業思維仰賴能源機器,使得育種方向也改變。其實透過育種改良性狀,讓紅豆分支點高一點、自然落葉能力好一點,也是可行的方向。」

不用藥種紅豆  消費者恐買不起

自然風乾的紅豆。研究人員也到美濃拜訪以有機農法種紅豆的農民曾啟尚。

兩年來以有機農法種植紅豆,對於紅豆開花期薊馬危害,就算使用有機資材,仍無法控制,曾啟尚不得不宣布改採「安心」農法,只在開花期使用少量農藥,開花後、採收都不使用殺蟲劑和落葉劑,平日靠自己除草。

「若是要反映有機紅豆的真實成本,恐怕沒有幾個消費者願意買。」曾啟尚說,一般慣行農法紅豆,1分地約可收300-500斤,他的有機紅豆只能收100斤;售價上訂在160-180元之間,比慣行價格80-100元一倍;因為量小,缺乏通路,只能靠自己部落格販售,常常要3-6個月才賣得完,經濟上負擔重,根本無法打平。

推生態農業,只靠道德勸說?

經過與農業專家討論,以及拜訪過曾啟尚後,研究人員林惠珊表示,之前對有機紅豆種植的想法,由浪漫變為務實,雖困難重重,但他並不因此悲觀。「現在的情況已經是最糟的了,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努力就好,至少期待不會更糟了。」

不用藥的紅豆田。

即使要找到有意願的農民都很困難,林惠珊仍認為推動不用藥、有機耕種,是正面的力量,值得發展。除了持續與農民溝通,研究室也與台灣猛禽研究會合作,自立募款推動黑鳶復育。

另一方面,屏東縣政府農業處則認為,已經辦講習、宣導,農民用藥行為不改,只能道德勸說。「台灣的氣候條件種有機幾乎不可能」林業保育科科長邱世宗說,用藥是不得不的事情,未來會加強安全用藥的宣導、農藥商管理,推動低毒、效期短的農藥。

春作有機紅豆試驗中,維護生態系不能忘

這兩年,嘉義大學農藝學系暨研究所副教授侯金日忙著在春天以有機農法種下紅豆。「一般以慣行農法9月底、10月初種的紅豆,開花期約為10月底、11月初,遇到嚴重的病蟲害機率高,最嚴重的莫過於薊馬的危害,因此會使用有機磷農藥,用得程度相當嚴重;有機農法就算使用有機資材,成效仍有限。」

侯金日說,若能改為1月底種,2月底3月初開花、生長,避開病蟲害危害,有利於有機紅豆的種植。「這時氣候逐漸高溫,而薊馬不耐熱,又有天敵存在,六星、八星、十二星瓢蟲都會來幫忙吃薊馬;即使不用有機資材,成效也令人滿意。」

薊馬的高峰期提供天敵昆蟲食物,也會讓天敵昆蟲族群壯大,當薊馬數量減少,會抑制天敵昆蟲族群數,若維持一些綠籬作物,讓天敵不至於消失,維持農田生態系的平衡,瓢蟲、寄生蜂這類的昆蟲就能持續維護農作物生產。

試驗的結果,秋天種植的有機紅豆,每株莢果約3-8個,春天種植則高達30個以上。

「有機紅豆田周圍最好不要種豆科植物,因為會引來蟲害,最好是種植禾本科、茄科、十字花科,才不會吸引會吃豆科的昆蟲。」侯金日強調,特別不能有慣行農法的豆科作物,否則無異於提供菌、蟲飽食天堂。

春作紅豆,周邊支持要跟上

不過春作仍存在風險,落葉不完全,需曬乾後使用脫粒機;若遇到梅雨季,就更吃力。

這項研究只有兩年,今年將持續第3年的研究,最近一期紅豆已於過年前夕下種,期待能得出更穩定的結果。

提到改為春天種植有機紅豆,曾啟尚認為可以嘗試看看。他觀察過採收時落到地上的紅豆,發芽情況不錯,種植應該沒問題。不過,採收可能遇到梅雨、颱風,加上春作量少,採收機器也不願來收,沒有商人收購等,周邊的支持力量欠缺,也會影響種植意願。

留住最後黑鳶,水庫法令不可鬆綁

在了解農民毒鳥的理由後,研究室將研擬播種後前3周的防治,希望能由此帶動一連串農田生態系復健。另一方面,林惠珊也為僅存的黑鳶捏把冷汗。「黑鳶習慣在水庫、溪流附近的農田覓食,這些地帶用藥相對也比較低,讓黑鳶得以殘存。」目前水庫附近還受法令限制,他擔心一旦法令鬆綁,將是壓垮黑鳶族群的最後一根稻草。

※ 註:「加保扶」(Carbofuran)屬於劇毒性農藥成品,歐盟及加拿大等國早已禁用,台灣仍容許使用,但須登記。

由屏東科技大學鳥類研究室所進行的黑鳶研究保育,歡迎民眾以小額捐款支持;您可匯款到台灣猛禽研究會帳戶,指定用途為黑鳶研究,並以電話或Email告知捐款者姓名、ATM轉帳末五碼,以及告知捐款收據寄送地址,即可收到捐款收據。

台灣猛禽研究會
電話:02-25630367
Email:rrgt@raptor.org.tw
捐款帳號:華南銀行 東興分行(銀行代號 008)、帳號 136-10-000134-2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