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海神計畫參訪】信託一座小島──白浪島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英國海神計畫參訪】信託一座小島──白浪島

2014年02月11日
作者:林育朱(環境信託中心專案經理)

我真是意想不到,在我的王國內有如此令人愉快和討人喜愛的地方。

——喬治四世,1818年於白浪島旅遊之後

白浪島上的石楠花

白浪島(Brownsea Island),位於英國多塞特郡(Dorset)普勒港(Poole Harbour),是港內最大的島嶼,也是童子軍發源地,因而頗負盛名。要進入白浪島,需先從Poole Quay或Sandbanks搭乘渡輪前往。因為島嶼面積小,長2.4公里,寬1.2公里,遊客上島後以步行為主,年紀大的遊客可以乘坐國民信託提供的電動高爾夫球車移動。

現今整座島的產權除卻一座教堂外,其餘皆歸國民信託所有,並且由4個團體分區管理:Dorset Wildlife Trust管理北方的潟湖,並且成立了保護區,遊客進入需再另外收費;John Lewis Partnership獲得城堡及周圍設施,轉型成旅館經營;童軍團體在島西南側擁有露營地;其餘的地方則盡歸國民信託管理。今日群雄割據的局面,要從當年國民信託如何獲得白浪島談起。

島上的教堂

地主×信託 接力守護白浪島

白浪島的最後一任地主為Mrs. Mary Bonham-Christie,因為此任地主亟欲保存小島的自然景致,竟要求島上的村民在一年內搬離。當年迫遷過程如何,已不得而知,或曾累積不少埋怨,事過境遷,時至今日卻為許多生物留下一片淨土。

1961年,Mrs. Mary Bonham-Christie過世後,他的繼承人無力支付龐大的稅金,便將島嶼拱手讓給當地政府。附近居民因為擔憂小島未來,向國民信託請願,期望他們買下白浪島,以確保自然美景永存。然而當年國民信託沒有如此龐大的經費,因此邀請Dorset Wildlife Trust、英國著名的百貨業者John Lewis Partnership及童軍團體一起出資購買白浪島。

由John Lewis Partnership管理的城堡

此次參訪因為地方巡守員Reuben Hawkwood的協助安排,讓我們能在Dorset Wildlife Trust的員工宿舍借宿一晚。在島上過夜是相當奇特又令人難忘的經驗。

Dorset Wildlife Trust的別墅

現今只有John Lewis Partnership和Dorset Wildlife Trust的員工,共約數十人會在島上過夜,入夜之後,便是一片萬籟俱寂的黑幕。

因為電力供應有限,Dorset Wildlife Trust員工宿舍所需的暖氣僅能仰賴大家劈柴生火後,透過管路將熱氣往房裡各處送。我們拜訪的時候僅是夏末入秋之際,無緣享受這種特殊服務。

當晚我們與Dorset Wildlife Trust的員工Chris及其友人Paul共進晚餐後,與Paul外出夜遊。路上沒有任何路燈,僅能倚靠唯一的手電筒為光源,我們前往潟湖旁的賞鳥亭,雖然一片漆黑,藉由微弱的月光,映照出鳥兒們快速移動的身影,鳥鳴聲此起彼落,隱約察覺鳥兒們也正進行一場熱鬧的晚宴。

隔天清晨時分,我們再度步行前往賞鳥亭,不久便看到一群害羞的野鹿快速從路旁穿越而過!Dorset Wildlife Trust保護區的蓬勃生機可見一般。

竄出的野鹿

自然設計不驚擾 超低調賞鳥亭

Dorset Wildlife Trust在整座保護區內設有4座賞鳥亭,其中有一座較為深入潟湖中心。為了讓遊客在進入賞鳥亭之際,不會驚擾到在此歇息的鳥兒們,因此他們在步道兩旁搭起木頭圍籬,紮紮實實地將遊客帶來的擾動隔離在內。

賞鳥亭內經過精心布置,牆上掛滿各種可能在此觀察到的鳥類圖鑑。而我們靜心坐在亭內賞鳥,只見潟湖水面在陽光照射下,平靜無波宛若一面鏡子,許多鳥兒便在此覓食、棲息。而端坐之時,正好仔細觀察另一座賞鳥亭,他們對於這幾座賞鳥亭的英文名稱使用「Hide」,而這些賞鳥亭外觀給人封閉、融入、低調、不顯眼的印象,確實是相當名符其實的設計。

前往賞鳥亭的步道賞鳥亭內的布置

低調的賞鳥亭外觀天氣晴朗時,潟湖成為一面鏡子

結束晨間漫步,我們前往遊客中心與Reuben會合,他帶我們前往島嶼各處遊覽,並解釋著島嶼現今面臨的問題。

思考,自然應有的樣子

由於島嶼地勢不高,逐漸上升的海平面成了他們最大的隱憂。國民信託曾邀請志工手持GPS在島上漫步,藉此了解島嶼各處的海拔高度,希望可以推估出如果海水入侵,哪些地方會洪泛威脅程度最高。 

其中,島嶼北側和港口周圍是地勢最低之處,將首當其衝面臨此一威脅。對此結果,Dorset Wildlife Trust特別感到憂心,因為如果不採取行動,未來他們的潟湖保護區極有可能消失。而國民信託之所以難以拿捏如何處置這座潟湖,一是有違他們放任海岸線變遷的態度,二來是因為當初潟湖也是人為製造!

在某一任地主手上時,或許是出於放牧的需求,因此他們在島嶼北側建築起一道圍牆,如今物換星移,反倒成為一座生態豐富、提供鳥類庇護的潟湖。Reuben提及,整座島嶼,包括潟湖,都被評定為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因此他們正密切與環境署、Natural England討論對潟湖的規劃,方案有許多,例如:主動在圍牆上打開一道缺口,讓海水緩慢入侵;或是,放任暴風、海浪侵蝕,讓海水大量入侵。這些決定動輒影響潟湖內的許多生物,因此尚沒有結論,僅有先蒐集基礎資料。

潟湖外的圍牆NT正監控潟湖水位變化

順應海岸變遷 倒木阻擋海浪侵蝕

雖然他們對於潟湖的去留尚沒有定案,在島上其他地方已經展開國民信託對於海岸線新的想法──「變遷海岸線」(Shifting Shoreline)。計畫內容說來簡單,就是放任海岸自然變遷,實際執行還是頗有難度,因為一旦牽涉到有居民之處,就必須考慮當地社區觀感。國民信託選定了島嶼南側海岸,遠在1970年代就已經修築了海防。經過評估,他們認為這些防禦工事頹圮、腐爛,已經不再作用,再者,為了改善這段海岸的景觀及提供遊客更優質的休憩環境,他們決定拆除這段海岸上的海防設施。

2011年由Natural England提供經費,承包商選擇了最不會干擾到遊客及鳥兒的時節動工,所有拆除下來的廢建材都運往本土處理。我們抵達的時候,已經完全不復見往日海防設施的一點痕跡。另外Reuben說明,當我們乘坐渡輪離開時,可以從海面上觀察到峭壁上的樹木逐漸往下滑動,最後傾倒,他們認為這是自然變遷的一環,此外這些傾倒的樹木多少可以提供一些阻擋海浪的作用。

峭壁上的樹木會逐漸往傾斜,而後倒入海中

貨輪、園藝引進外來麻煩 本地種節節敗退

管理一座島嶼不僅在海岸管理面臨複雜難解的問題,在維繫島上生態也務求平衡,尤其島嶼生態是如此孤絕又脆弱。目前白浪島是英國南部僅存的紅松鼠棲地,紅松鼠是英國原生種的松鼠,耳朵旁有鬚狀白毛,個頭小、生性害羞,主要棲息的環境是針葉林或溫帶闊葉林,是討喜的小生物。然而拜全球化之賜,美國的灰松鼠乘著貨輪大舉入侵,面臨個性強悍、體型大的灰松鼠,紅松鼠節節敗退,現今僅有分布在愛爾蘭、蘇格蘭或英格蘭北部,英格蘭南部僅剩白浪島這樣孤絕的小島可看到紅松鼠。

紅松鼠,圖片來源:Sergey Yeliseev

白浪島不僅如同載運著紅松鼠的方舟,國民信託也積極在此復育石楠棲地。在拜訪許多物業時,地方巡守員提及的工作項目都包含剷除地上植被,清出空間讓石楠生長。在白浪島,他們無法大肆清除樹木的原因在於這些針葉林是紅松鼠的食物來源和棲所,因此國民信託選擇將老的樹木清除,不僅讓年輕樹木有更多空間生長、產出更多松毬,另一方面也提供石楠生長空間。在2012年時,他們招募大批志工上島疏伐,計畫從9月實行到隔年的3月。砍下的木材部分做堆肥使用,部分剛好提供童軍團體練習搭建遮蔽處。除了砍伐這些樹木,另外他們也正清除一種外來種,當初因為園藝使用而引進,在缺乏管理下已經在島上四處蔓延。

NT招募志工疏伐後的樣貌

除了海岸管理、棲地維護,管理一座小島有許多瑣碎細節待解。例如:如何防範火災就令地方巡守員苦惱許久,因為通報後,本土的消防隊立即出動,也需要耗費半小時以上。最後與當地消防員協調後,消防隊出借老舊設備給國民信託,並進行基本滅火訓練,如果遭遇祝融,國民信託員工可先減緩火勢,等待消防隊抵達。

眾志成城 小島未來由你我守護

目前國民信託總共聘請了18名全職員工,到了夏季要應付龐大的遊客人數,兼職、全職員工數暴增到60名之多。人事費、設備維護等,都需要龐大經費支援,幸而當地居民支持,捐贈金錢、房產,另外遊客上島後需繳交給國民信託的入場費,都成為國民信託管理這座小島重要的助力。

參訪結束,白浪島的未來藍圖,似乎還是一片未知,然而我們相信,在國民信託的管理下,必然會為小島尋求最佳的出路。

※本次出訪經費由龍應台基金會「思想地圖」計畫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