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吃肉的素食者:受盡折磨後成為垃圾,這該是牠們的一生?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重新吃肉的素食者:受盡折磨後成為垃圾,這該是牠們的一生?

2015年03月15日
作者:楊宗翰

※ 本文轉載自 {空屋筆記} 免費的自由

Marco,是個在奇妙機緣下闖入屠宰場(註:作者和其他Freegan佔領的空屋)的義大利人。他原本是個街頭藝人,申請了以色列那邊的大學,準備要到那邊去學希伯來文。

Marco。圖片來源:楊宗翰

有趣的是,這傢伙決定開著他的寶貝露營車,載著兩隻寶貝狗兒,一路從義大利開車開到以色列去……結果,Marco在保加利亞的邊境被哨口的警察攔下,他們查遍他的露營車,決定禁止Marco進入保加利亞,後來又說,Marco可以進去,但是不能帶那兩隻狗狗進去。

Marco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那兩隻健康的狗狗竟然不能入境,最後,那邊的警察給了他一個我目前為止聽到最扯的理由:「你那兩隻狗狗是雜種的,讓牠們進去我們國家的話,很可能會汙染的我們國家狗狗的純正血統。」

Marco的狗。圖片來源:楊宗翰Marco的狗。圖片來源:楊宗翰

於是,Marco一火大,就賭氣不去以色列念書了,開著他的露營車緩緩駛回義大利,卻在塞爾維亞遇上了翹課去旅行的Lea一行人。

就這樣,克羅埃西亞人Lea、跟他的澳洲男朋友Linsay、還有他澳洲男朋友的塞爾維亞女朋友,再加上Marco這位義大利司機,四個完全不同國家的人、加上兩隻體型差異極大的狗兒,便這樣塞在露營車裡,一路從塞爾維亞開回克羅埃西亞,這次換克羅埃西亞邊境的警察傻眼了,一台車子裡頭每個人的護照都不一樣…….。

Marco是個街頭藝人。圖片來源:楊宗翰

Marco反正也沒事,就跟著Lea他們一起來屠宰場,接著,就愛上這個地方,跟我們一起住在這裡了。Marco在義大利的時候就已經有佔領空屋或是Dumpster diving的相關經驗了,不過他們通常是佔領廢棄的工廠,舉辦免費的音樂會或派對,他通常都睡在露營車裡,到屠宰場這邊睡在空屋裡倒也是第一次。

至於Dumpster diving,Marco說義大利的超市丟的東西非常非常的大量,而且狀況通常都非常好,但同時,會去翻垃圾桶的人也常多,有些白癡會把垃圾袋割破然後把裡頭的東西丟個滿地,然後就變的很噁心,超市就會非常火大,於是,有些超市便會在垃圾桶上面貼上骷顱頭、寫上有毒的標誌,甚至……有些超市真的會把那些食物下毒、用到不能吃,也真的就發生有人因為吃了垃圾桶裡被下毒的食物而被送醫急救。

然而,除了我之前跟Lea在超市裡頭看到的蔬菜水果以及乳製品或是餅乾這類加工食品外,Marco之前在義大利超市的垃圾桶內,還會撿到一種我完全無法想像的東西:肉類。

超市垃圾桶裡有包裝良好,可供食用的廢棄肉品。圖片來源:楊宗翰

Marco之前跟Antonija一樣,都是吃素的,但是當他在義大利開始Dumpster diving之後……他便重新開始吃肉,但只吃那些從超市裡頭撿回來的肉類。

「你知道嗎?我們那邊的超市每天都會丟掉一大堆各式各樣的肉類:絞肉、雞腿、牛排、羊肋甚至燻鮭魚之類的,一包一包用保鮮膜跟塑膠盒包起來的肉就這樣從冰箱直接被丟到垃圾桶裡頭,每天都有。」Marco一邊用他的義式英文一邊比手畫腳好讓我了解他在說什麼。

「每一天,我們都可以從那個垃圾桶裡,找到兩隻全雞,兩隻完完整整的全雞耶,你能想像嗎?」Marco說到這的時候,我們兩個的眼淚幾乎同時滑了出來。

這兩隻雞,一直以來都以為他們的天命就是好好長大然後被人吃掉,於是他們一出生就被剪喙、剪趾,生活在極度擁擠且不見天日的雞舍裡,瘋狂被餵食著不知道成分是什麼的飼料,迅速長大增肥後就被工人們粗暴的抓起來甩到籠子內,經歷無數小時甚至好幾天完全沒有水、沒有食物的旅程被送到屠宰場,然後被人道的割喉、放血、拔毛、支解,裝入保鮮膜內送到超市的冰箱裡,結果……幾天過後,卻因為沒有人購買而被丟到垃圾桶,變成垃圾,這就是牠們的一生?牠們平白無故受了這麼多的折磨結果竟然下場是被丟到垃圾桶去?

「格子籠」飼養是將母雞關在窄小的籠內,約A4紙張大小的窄小籠子裡,2~4隻雞被關在一起,吃喝拉撒都在籠裡!母雞一輩子無法踩踏到土地,更無法展現梳理羽毛、洗沙浴、躲避隱藏、築巢產蛋等自然行為。終身只能從籠子空隙伸出脖子進食及產蛋,甚至還需彼此踩踏、競爭、啄羽,才能爭取到站立的空間。(來源: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是怎麼樣的文化,可以讓這樣子的行徑變的理所當然?我完全不能接受一個生命可以被如此的對待著,Marco也是,於是,我們重新開始吃肉,即使我們知道,這些肉可能稱不上新鮮、可能被打了生長激素、抗生素或是瘦肉精,但我們沒辦法就這樣讓他們被丟在垃圾桶裡,對我們來說,將他們帶回去吃掉好好料理,然後吃掉,是我們當下能為這些生命維持一絲絲尊嚴的唯一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