濕地 × 藝術 × 部落 交織生態與環境韌性的智慧 | 森川里海濕地藝術季系列報導(上)

濕地 × 藝術 × 部落 交織生態與環境韌性的智慧

森川里海濕地藝術季報導(上)

2018年09月08日
環境資訊中心特約記者 廖靜蕙花蓮報導

從地底岩壁冒出來的湧泉清澈,真想挑給在田邊辛苦工作的家人喝!從地底冒出來的水,有如一朵花,清澈涼爽。魯碧‧司瓦那將兒時和家人在農事中的記憶,利用麻繩、寶特瓶等材料,創作「湧泉之花」,在台11線63K岩壁上開出朵朵花兒,銘記的那股清流帶給家人的喜悅。


魯碧‧司瓦那以湧泉之花訴說過去糧食生產的辛苦,以及凝聚的家庭動力。花蓮林管處提供

那一段挑水走在田埂路上的兒時記憶

「2018森川里海濕地藝術季」8月26日在滂沱大雨中開幕,與今年的主題「流」所詮釋的環境議題相互輝映。藝術家以此主題,詮釋磯崎、復興、新社、港口等四個依傍著山海生活的部落,如何面對環境的挑戰,又如何在傳統生態知識中增加環境韌性。

此次有4位來自國內外駐地創作藝術家,與9位創意提案藝術家,分別於4部落、為期一個月的駐村創作,「湧泉之花」是其中一項創作。

Nem nem 在阿美族語代表從地底冒出來的水,也就是湧泉的意思。他還是小學生時,家裡種田,插秧割稻非常辛苦,小孩能幫家人做的事情,就是用竹筒到田邊裂隙處裝水,他還記得裝著水的竹筒重量,揹著竹筒走在看似漫長的田埂上,這些辛苦都在大人收到挑來的水,發出的那一聲whoy的歡呼聲中遁形,那種愉悅的心情,化成岩壁的上的湧泉之花。

魯碧‧司瓦那將這個概念連結到水稻梯田復育,也想表達過去清澈的湧泉是否依舊,以此引發觀看者的共鳴。他所使用的素材包括廢棄的寶特瓶所剪成的透明線條,平時不易發現,只有在陽光下依稀閃耀著光芒,有如不時提醒觀看者,消費主義衍生的這些無法分解的廢棄物,不會因為看不見而消失。

田裡的稻子都收割了,那麼就在田裡建造一棟織布機工寮吧!中原大學設計學院原住民專班7位師生,兩個多月住在港口部落,透過訪談耆老學習生活在港口的智慧,以及依據當地森林特色,一草一木在休耕的水梯田上搭建起達魯岸(talo'an)。

一邊看海編織心事

達魯岸(talo'an)是阿美語的譯音,意思是農田中供休憩或供農事使用的場所,在阿美族具重要象徵。指導老師盧建銘說,這項創作以《地景織造 talo'an》為名,意圖重新找回女性在達魯岸的位置與角色,透過織布機將部落生活的景致,織入作品中,還原圖騰原始意涵。
「talo'an是阿美族的地景,既然是地景,很多功能需重新定位。」

「這兩個月觀察到,田裡工作的都是女性,女性在部落每件事都做、角色變得全面化,因此設計貼近女性所需的工寮。」盧建銘說,達魯岸是家庭概念的延伸,而田裡的生活也不見得都是生硬的勞動,它也可以是一個教育學習、生活的場域。因為強調女性的地位,因此以編織,田邊照顧的生活為主軸。


盧建銘作品《地景織造 talo'an》強調阿美族女性在象徵地景中的角色。攝影:廖靜蕙

「我們將家裡常用的織布機搬過來,變成傳統休息的地方,讓一對夫婦和兩個小孩可以活動的規模。」織布機放樑下,形成開放空間的隔間效果。樑柱的安排也都慮及不擋到織布時觀看的視線,彷彿在開闊的樹下看海。

兩個月生活在港口部落的印象和經驗,透過織布機言說。他們將稻米、紅藜,這些當地作物織入布中,之後還會利用布繩,加上野生蘆竹編織。這些編織夾織植物是有意涵的,織布到一個程度,會以幾何化形成象徵圖形,就是所說的圖騰。現在所做的,是還原回原始階段,讓學生體會象徵符號背後的意義。

盧建銘讓學生將環境週邊的作物、原生植物夾織,是傳承先人記錄生活的方式。攝影:廖靜蕙
盧建銘讓學生將環境週邊的作物、原生植物夾織,是傳承先人記錄生活的方式。攝影:廖靜蕙

部落整體環境基礎是海蝕、岩壁、海階、沖積扇,經過長期沖刷,留下的礁岩、懸崖,前衛植物如台灣蘆竹先攀住岩石進駐,緊接著是蕨類植物,例如傅氏鳳尾蕨、鐵線蕨,當台灣蘆竹的鬚根串聯使得許多爬藤植物跟著攀上,也帶來沾黏的泥土,所以棱果榕、台灣海棗、林投跟著攀升。織入蘆竹,目的是提醒前衛植物的功能,短暫保護海峽之後,功成身退、不易得見,卻十分重要。

talo'an:與森林共生的確據

除了織布功能,透過簡易的樓梯,可以達到屋頂曬東西。構成樓梯的是花蓮林管處提供的台灣杉疏伐木,達魯岸的構造以構樹、銀合歡為基底。以蘆竹屬的莖桿做成的床,既耐用又涼快,足以耐受九個太陽發威;建築物件的安排,都考慮陽光照射的角度,在不同時間都有遮蔭之處。

盧建銘解釋,學校的訓練是讓學生自己伐木,自己蓋房子。伐木的過程才知道森林的樣貌,怎麼調整林相。例如,低海拔以樟楠群叢為主的林地,就取構樹,讓地表樟楠樹苗得以更新、茁壯;私人農地廢耕靠近路邊的邊緣地常有銀合歡入駐,取材就以銀合歡為主。就地取材並兼顧林相經營。

「搭建達魯岸的過程,也象徵著森林的經營。」他們在學校的土地,融合森林經營管理的概念,學生從草地開始經營,經過5~6年慢慢形成多樣化的森林,在這過程也消弭人和自然的衝突,展現人與自然原本就相互依存的關係。

問及屋頂何以未如傳統般使用茅草?盧建銘說,一方面是這個季節正值豐年祭,族人大量使用茅草之際,佔用茅草資源一方面不合時宜,再方面,若不談茅草的生態意義而用之,只是流於形式主義。茅草是裸露地的先驅植物,了解這些原理後,盧建銘認為,以自己的土地累積茅草,再用來搭屋頂,會更符合傳統精神。

阿美族對於傳統的詮釋是指來自祖先的、老人講的以及未來的,是往前走,但不能沒有脈絡,如何接續、遇到新處境該怎麼以傳統智慧面對,因此對於原生材料的取用,有很多討論,辯論;即使是工業材料的使用,也是同樣的態度,例如此次使用的布繩,它是成衣業剩下的布邊,原本是廢棄物,但是變成布繩之後,成為農漁村常常重複使用的工具。

無論達魯岸或織布機的設計,都兼顧易於搬遷的特性,因此結構簡易。若在此地使用狀況良好,則考慮複製,而且盧建銘開放設計版權,歡迎族人複製,看看能不能因此形成人文地景。「達魯岸的創作是視為地景的一部份。」

此次參與創作的原住民專班學生共有六位,盧建銘特別挑選阿美族學生參與,只有一位是布農族。他認為讓阿美族的學生,跟著部落長輩學習,是最好的知識傳遞。其中一位學生,今年畢業後獲聘到村落任教,繼續與部落討論達魯岸的功能,恢復阿美族這個具象徵性的地景。

藝術必然與環境共生共存

石梯坪海稻米秋收後啟動的濕地藝術季,邁入第八年。今年除了傳承阿美族「米粑流」互助而後美好的精神與文化,進一步思考《里山倡議》中的「森、川、里、海」的環境多樣性,融入在藝術創作中。主辦單位林務局花蓮林區管理處表示,希望透過藝術的力量、當地人民的智慧以及社區的資源,共同振興當地農村的面貌。

就如旁白所言:過往藝術季透過藝術創作,表現東海岸水梯田復耕與部落文化中山川壯闊之美。然而原住民文化與大自然共生依存的生產模式,是出自巧妙權衡自然資源與災害控管的結果。如果不能理解自然界帶來的挑戰與威脅,我們無法充分認識現有濕地生態與生產的可貴,更有可能過度美化與簡化共生模式的內涵。(系列報導,更多藝術創作請點閱下篇

《地景織造 talo'an》共同創作者:林冠誠 Kacaw、曾信毅 Kasirawi、戴念華 Piyaw、潘怡君 Kaying、哈拿崮 Hanako、胡季莛 Yoliko。

2018森川里海濕地藝術季
作品展覽自即日起至2019年3月31日止。
期間也將展開4梯次「水圳修復志工假期」,志工一邊學習傳統砌石工法之外,也讓部落水圳得以不再因為颱風或大水等因素而不斷遭受崩蹋。日期:8/31~9/3、9/14~ 9/17、9/28~10/1、10/19~10/22。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