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梭島嶼20年 河流篇】重生 二仁溪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穿梭島嶼20年 河流篇】重生 二仁溪

2018年12月03日
公視記者 張岱屏 陳添寶 賴冠丞
前言
20年,對一個人來說,是從嬰兒長成青年或從青年步入中年的歲月。對一條河來說,20年又會有怎樣的經歷?是逐漸死亡或是重獲新生?
20年來,我們的島紀錄著許多河流的變化,有的從骯髒變清淨,有的從豐沛變乾涸。讓我們和島上的老朋友一起回顧這20年,那條在你生活周遭既熟悉又陌生的河流。

相較於淡水河,二仁溪的命運更是坎坷…

1995年台南二仁溪畔掏洗廢五金。

1995年台南二仁溪畔掏洗廢五金。

在蘇水龍記憶中,兒時的二仁溪,是條充滿生命力的河流。60年代高雄港拆船業發達,有商人將美國的電子廢棄物也運過來,找台南灣裡的業者處理,開啟二仁溪的廢五金年代。

當時台南灣裡與附近村莊,幾乎家家戶戶都投入廢五金產業,回收其中的黃金白銀,蘇水龍也曾參與其中。很長一段時間,二仁溪兩岸瀰漫著酸臭煙霧,業者24小時不間斷地燃燒電纜線,酸洗廢水直接排放到河裡。直到90年代政府禁止廢五金進口,嚴格取締二仁溪沿岸的熔煉業者,廢五金時代才終於結束。但是河川污染問題並沒有獲得解決。

廢五金產業。

廢五金產業。

台灣黑龍江 起死回生

我們的島在2002年曾經紀錄二仁溪污染的嚴重程度,那時兩岸還是層層疊疊的廢五金,河水顏色如墨汁般濃稠,最嚴重的河段在支流三爺宮溪。

同年政府進行二仁溪整治,2005年成立跨部會、跨縣市的二仁溪污染整治小組,光是為了清除廢棄物就花了幾十億。其中規模最大的整治工程,是2008年的廢五金清除計畫,十多年來在政府與民間共同努力下,二仁溪逐漸改善。

為了挽回二仁溪的環境,蘇水龍與漁民組成高雄市茄萣舢筏協會,和環保團體合作,認養原本堆置廢棄物的河岸濕地。在協會的維護下,曾經被廢五金荼毒的河岸濕地,現在是彈塗魚、螃蟹、草蝦的樂園,偶爾還有民眾偷偷來放置捕魚器具。

早期二仁溪的漁民都用四手網捕魚,這幾年四手網重現河面,捕獲的魚類可以作為河川生態指標。過去河裡只能見到大眼海鰱這類高抗污染性的魚種,近年來一些低抗污染性的魚蝦開始出現。

早期二仁溪的漁民都用四手網捕魚,這幾年重現河面。

早期二仁溪的漁民都用四手網捕魚,這幾年重現河面。

早期二仁溪的漁民都用四手網捕魚,這幾年重現河面。

早期二仁溪的漁民都用四手網捕魚,這幾年重現河面。

2002年二仁溪河段100%都屬於嚴重污染,到了2017年嚴重污染河段減少到19%,雖然有進步,但污染程度在全台河川中還是前幾名,其中污染最嚴重的支流三爺宮溪,占二仁溪流域總污染量的六成五。三爺宮溪沿岸許多工廠污水並沒有接管做妥善處理,更令人詫異的是,二仁溪其實還有許多陳年的廢五金堆置在岸邊。

陳年廢五金 3億清除費無著落

根據台南市環保局與當地環團的調查,至少有三處地點有大量的廢五金,其中一處位於仁德區,八八風災時就已經暴露,到現在都沒有處理;另一處在南萣橋附近,可以看到許多廢五金浸泡在水中,經年累月沖刷下,有害物質流入河水,沉積在底泥中,持續威脅二仁溪的生態。環保局人員表示,這些電子廢棄物有1萬多噸,清除經費高達3億,目前還沒有清運計畫。第三個地點在出海口附近,環保團體多年前就已經發現,最近因為暴雨沖刷又再度曝光。


2018年殘存的電子廢棄物仍卡在消波塊。

這三處電子廢棄物該由誰處理?清除經費從哪裡來?都還沒有著落。黃煥彰認為,政府的前瞻計畫與其花大錢做表面的綠美化,還不如將這些經費用來處理河川真正的問題。

二仁溪雖然一步步復原,但仍存在著難以徹底解決的痛處,直到現在,我們還持續地付出成本。

30年過去,蘇水龍依舊駕著船在二仁溪航行,河水裡有幸福,也有感傷,對於二仁溪,他始終懷抱願望:希望下一個15年,能看到二仁溪成為一條生態豐富的、美麗的、親水性的河流。

蘇水龍在二仁溪航行,希望下一個15年,能看到二仁溪成為一條生態豐富、美麗親水的河流。
蘇水龍在二仁溪航行,希望下一個15年,能看到二仁溪成為一條生態豐富、美麗親水的河流。

※ 本文轉載自 公視《我們的島》節目—【穿梭島嶼20年 河流篇】重生 二仁溪

12/03(一) 22:00首播
12/08(六)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http://ourisland.pts.org.tw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http://www.youtube.com/user/ourislandTAIWAN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PTSouris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