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吉貝肆虐 福島輻射污染土吹入河川 但類案早已層出不窮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哈吉貝肆虐 福島輻射污染土吹入河川 但類案早已層出不窮

2019年10月13日
文:宋瑞文

據《時事通信社》報導,颱風哈吉貝的大雨,淹沒福島縣田村市一處輻射污染物存放處,之前沒用帆布包覆,裝袋的污染物隨著古道川流出。該存放處約有2700袋輻污,目前已找回10袋,其他流出袋數還在調查中。


《朝日新聞》記者三浦英之也發佈推文,公布現場攝影畫面,他寫道「福島縣田村市,袋裝核廢隨大雨流出現場」。(推文翻譯:宋瑞文)

消息傳出,不少台灣網友擔憂,輻射污染會再度擴散;然而台灣網友有所不知的是,許多存放處因為保護薄弱,即便沒有強烈颱風,平時大雨也是一批批地讓輻射污染物隨處漫流。


2011日本《FNN》報導,大雨沖走近400個除染袋,多數破損(來源:網友保留截圖)。

以2015年的一則新聞為例,僅僅是一場大雨,就有近400袋包覆輻射污染土的塑膠袋,被沖刷到河川裡去(上圖),且其中163袋已經破損,80袋連找都找不到。在當時,像這樣的袋子就已經超過1,000萬個,散置在12萬多個存放處。而且多數不像一般的核廢處置場,有裝桶與建物遮蔽,只是露天堆放,遭遇大雨沖刷散失,並不意外。


攝影記者原田浩司從同業轉發的污染土除染袋長草照片(出處)。

更嚴重的是,因為遮蔽薄弱,這些在除去輻射污染的過程中,衍生的核廢棄物(因為土壤特別多,一般稱為輻射污染土),哪怕無風無雨,也會因為長出植物或動物入侵等原因(上圖),導致裝袋破損,輻污外洩飛散。橫濱市一家托兒所,近年院童接連罹患血癌,被懷疑跟所內存放的輻射污染土有關,家長強烈抗議,比照外縣市全數運走。

還可以更糟糕的是,哪怕沒有任何東西破壞這些袋子。因為趕工的緣故,發生工人沒有把袋子束緊的頭條醜聞。一位工人表示,沒有好好固定、污染土傾倒的除染袋不在少數,雖然內袋上註明,要確實地束緊,但上級沒有交代過,自己也沒注意,在問題被發現後,上級似乎還是默許。


環境省污染土再利用的說明,中間深咖啡色的再生資材是污染土,周圍包覆未污染土以確保安全。(來源:日本地球之友

而最讓民眾擔憂的是,即便裝袋完好,即便處理沒有偷工減料,日本政府也會把這些輻射污染土,送到全國各地的公共工程再利用(上圖)。民間團體指出,再利用標準(8000貝克/公斤),是法律上輻射物質清理標準的80倍,且即便政府表示,周圍會包覆未污染土以隔絕輻射,仍可能因為下雨、侵蝕、地震搖晃而外洩。

污染土再利用已進入試驗實作階段,範圍包括道路、防潮堤、海岸防災林、填窪地造陸地,農地、住宅地、工業用地、機場用地、綠地(含公園)、森林等;對於超過1000萬袋的除染土再利用,網友抱怨:「因為危險所以鏟出來集中的東西,又要散布到全日本?」

福島核災後,日本政府為了復興,對於種種輻射污染衍生物,彷彿無傷大雅。因為除染衍生的廢棄物,再利用到全國各地;對於輻射污染水,環境大臣說只能放流,污染福島關東不夠,大阪市長還建議也可以排放到大阪灣。儘管官方有種種保證安全的說法,但早有學者專家駁斥

或者污染擴散,或者災民求償未果,核災污染之所以越演越烈,律師平岡路子解釋道,「災後至今已過八年,國民的關心減少,東京電力的輿論壓力也隨之減輕。」台灣雖然不是受災國家,但也會因為核食、旅遊觀光,受到福島核災的影響,自應比照日本鄰國的積極態度,避免遭到池魚之殃。

作者

宋瑞文

專欄寫手/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經營日本歌手中島美雪介紹會。男同性戀,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