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水大計】乾旱時同島一命 水利署「珍珠串計畫」整合西部水資源 | 環境資訊中心

【調水大計】乾旱時同島一命 水利署「珍珠串計畫」整合西部水資源

2021年06月10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孫文臨報導
編按:台灣今年遇上史上最嚴重乾旱,中部分區供水長達2個月,是有史以來最久的限水措施。有限的水資源如何互相支援,同島一命,端看調水對策。除了北水南送,台灣西部供水管網還能怎麼補強?水資源區域供需有競合,調水還要看社會溝通?經濟部水利署喊出「珍珠串計畫」,氣候變遷下更顯重要,調水大計由北到南,旱象時見真章。
桃園支援新竹備援幹管明挖工程。圖片來源:經濟部水利署

桃園支援新竹備援幹管明挖工程。圖片來源:經濟部水利署

降雨時空差異大 水資源調度成對抗氣候的重要任務

台灣的降雨量約是世界平均值的2倍以上,但降雨區域及季節分布不均,且河短流急,被聯合國列為世界上最缺水的地區之一,再加上近年受到極端氣候影響,降雨時間更短、強度更強,使得非旱即澇的狀況更為頻繁。

水資源較為充沛的東北部長年有雨,西南部則明顯夏雨冬乾,豐水期仰賴水庫蓄水,枯水期則有供水吃緊的可能,且隨著水庫使用時間拉長,能夠蓄留的水量也愈來愈少,因此除了持續開發伏流水、地下水等多元水源,水資源調度也是重要工作之一。

今年台灣遭逢嚴重旱災,中南部的德基、曾文等主要水庫的蓄水量都跌破一成,台中、苗栗、北彰化等地區4月初進入供五停二的分區限水,直到6月初才解除;南部地區供水也亮起橙燈,雲嘉南許多農田因缺水被迫停耕。

相較之下,北部地區的供水持續充裕,新北的翡翠水庫、基隆的新山水庫都維持七成以上的蓄水量,出現「一個島兩種水情」的狀況。


濁水溪上游的集集攔河堰因缺水而土地龜裂。資料照,孫文臨攝

翡翠水庫。圖片來源:台北翡翠水庫管理局

翡翠水庫蓄水量保持七成,凸顯南北水情差異。圖片來源:台北翡翠水庫管理局

水和電的特性不同,電力系統有綿密電網,每當有機組故障,電力不穩的風險是全台共同承擔;水資源則以地區性供應為主,因此這次乾旱期間也出現了「逐水而居」的現象,不管是科技廠包水車到北部載水,或是平日在台中工作、停水時回到彰化或雲林老家生活,以及台中市長盧秀燕抱怨,沒有北部與南部用水支援下的台中彷彿是孤島,都凸顯出水資源調度的困難。

調水大計 水利署「珍珠串計畫」 強化整體西部廊道供水管網

為提高水資源區域調度的彈性,水利署多年來興建各式各樣的幹管,逐步擴大各區域相互支援的能力,這些基礎建設不僅所費不貲,也相當耗時費工,常常等到缺水時才會受到重視。

例如新店溪水及翡翠水庫的「板新供水改善計畫」就逐步擴大供水範圍,讓大漢溪與石門水庫有能力往南支援新竹用水,這項計畫已推動20餘年,目前仍持續進行。

水利署副署長王藝峰表示,受水資源的條件限制,過去主要是以河川流域的分水嶺為界,分區就地供水。近年來為因應氣候變遷、提高供水穩定,水利署將水資源的調度視為重要工作,盡可能將各地水資源串接,也就是「珍珠串計畫」。

臺灣地區重要調度幹管位置圖

臺灣地區水資源重要調度幹管位置圖。圖片來源:經濟部水利署

「珍珠串計畫」主要是將現有的水利調度規畫包裹而成,遍及全台,水利署在今年最嚴重乾旱期間宣布,要藉此打通各區供水瓶頸、擴大互相支援,強化西部供水管網。

「珍珠串計畫」包含正在進行可行性評估的「南勢溪引水至石門水庫」、正在施工的「大安大甲溪水資源聯合運用」以及「嘉南大圳與濁幹線聯合運用」等計畫。「台中連接到苗栗、苗栗連接到新竹,以此達到互相支援,缺水時更能共體時艱、同島一命。」王藝峰說道。

17條備援調度管線工程位置圖

17條備援調度管線工程位置圖。圖片來源:經濟部水利署

行政院於2020年底核定經濟部水利署的「備援調度幹管工程計畫」也是調度的一環,將透過前瞻計畫水環境建設的145億預算,於全台各地興建17條輸水管線,總長度約81公里,可維持穩定供水量約每日261萬立方公尺(CMD),目標於2024年完成。

其中包含「大湳系統送龜山林口複線工程」,增加調度石門水庫供應林口區4.2萬 CMD;「雲林至嘉義系統送水管備援複線工程」則可增加調度湖山水庫供應嘉義地區約水源4萬CMD,以因應新北市林口區與嘉義縣用水需求成長。

林口地區四條備援管線工程

桃園市與新北市地區的備援管線工程示意圖。圖片來源:經濟部水利署備援調度幹管計畫

台中地區的「鯉魚潭場第二送水管」則可增加鯉魚潭淨水廠最大送水能力達130萬CMD,鯉魚潭淨水廠與豐原淨水場聯合供應大台中地區用水,豐原大道環狀埋設雙幹管、臺中鐵路高架化騰空廊道下埋設管線等,可管管相連,降低台中供水系統之供水風險。

台中地區四條備援管線工程

台中地區四條備援管線工程示意圖。圖片來源:經濟部水利署備援調度幹管計畫

水資源調度不易 考驗台灣社會溝通

水資源的區域調度並不容易,除了須考量降雨分布、水往低處流的特性,若要將低處的水往高處調,還得有足夠的加壓設施,管線口徑多大,也決定了可支援水量的多寡,還得同時考慮水資源調度的區域供需競合的問題。如何讓民眾接受自家縣市的水源,必須供應給其他縣市使用,需要充分的社會溝通。

事實上,若乾旱時水源長期不足,再如何調度也無法滿足各區用水量,以今年乾旱為例,桃竹備援幹線雖於2月搶通,得以讓新竹地區延緩分區限水,但梅雨延遲,差一點也要於6月開始實施分區供水,所幸5月底的即時雨免去了限水之苦。

水資源的區域調度,不只是台北與桃園的「北水南送」或高雄與台南的「南水北調」,重點在於缺水時期,能讓水資源充裕的地區支援水資源不足的地區,讓台灣水資源能各地共享、缺水時才能真正的共體時艱。

作者

孫文臨

又名小鹿,經常把筆搬來搬去,喜歡潛水、爬山、旅行、音樂、文學、電影、煮咖哩、吃甜點...族繁不及備載。身而為人有點抱歉,也以鹿刻Luke為名寫字,努力辨識海中每一滴水的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