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大巡岸】珍愛藻礁,海岸邊的石頭 -- 潘忠政 | 環境資訊中心

【海洋大巡岸】珍愛藻礁,海岸邊的石頭 -- 潘忠政

2013年06月14日
作者:詹嘉紋

說到桃園,浮現腦海的會是什麼?做為台北發展腹地,不論是林立的工廠、龐大的火力發電廠管線、機具,或鋪滿驚人垃圾的沙灘,都予人一種疏離的異域感。

隨便一段桃園海岸,都能看到垃圾或不當建設的樣貌。攝影: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但你知道嗎?長期浸淫在工業廢水中的桃園海岸,其實擁有國際級的地景資產。位於觀音、新屋鄉外海僅存4公里的藻礁,給了人們一個機會,去認識經歷千年孕育,見證了台灣西海岸變遷歷史的地質奇蹟。其具備消波、防洪,以及不輸給海底珊瑚礁的生物多樣性等生態、文史價值。

多孔隙的藻礁,是生物藏匿、棲息的最佳場所,其也是最佳的天然防波堤。(圖片來源:劉靜榆)2008年農委會及桃園縣政府雖依《文資法》將藻礁「列冊追蹤」,卻遲遲未完成指定為自然地景的程序。

幾年過去了,相關權責單位的慢動作,以及抓不勝抓的偷排廢水,仍舊凌遲著這段國寶海岸的生機。看在長期致力於守護桃園海岸的潘忠政老師眼裡,除了焦急、氣憤之外,更激發他繼續奮戰下去的決心。

堅持信念,都是為了下一代

桃園在地聯盟潘忠政老師。攝影:台灣環境資訊協會潘老師和一群理念相同的夥伴,為了捍衛桃園環境,喚起鄉親對土地的認同。1993年成立「觀音文化工作陣」,不但對抗污染,也從事文史調查,發行了《觀音人》雜誌,留下許多珍貴的資料;而近年,為了實踐「把一條溪流恢復乾淨樣貌」的願望,組成了大堀溪文化協會,後續並投入「觀音不要煉油廠」行動,成功阻擋了煉油廠及風車進駐;現在則為了藻礁打拚,並決定以「桃園在地聯盟」正式登記立案,以凝聚更多在地及社會力量。

一路下來不斷對抗開發勢力,究竟是如何辦到的?潘老師表示,有認同的朋友一起參與非常重要!對他們來說,是因共同理想相聚,靠著愛鄉愛土重視環境正義及永續發展的信念不斷向前。而守護在地、投入保育的意義就在於「下一代」。

「所以我們沒有氣餒的時候,」潘老師笑著說,「就像核廢料一樣,不能把問題丟給下一代啊!」

不會放棄  對自然的感情

而這樣堅定的信念,除了源於本身打抱不平的個性,還有對家鄉及自然的喜愛。

在楊梅富岡長大的他,形容自己「最懶又最皮」,小時候常因追蝴蝶而忘了回家吃飯。而對海最初的印象則是學校遠足到海邊撿貝殼,他還記得赤腳走在岸邊時,那刺刺的感覺,長大後才知道那是笨港附近的野生牡蠣或是蚵殼。

民國72年當老師後,他也帶著學生一起親近大自然。有一回他帶著畢業班學生去海邊遠足,卻赫然發現班上一對雙胞胎兄弟少了一個,眾人搜索發現孩子果真失足落入海裡!急忙拉上岸後,已無呼吸心跳。但按壓學生鼓脹的肚皮後,他「嘩啦嘩啦」吐出幾口海水,恢復了呼吸。

雖然經歷過這可登上今日社會版的事件,但潘老師從未想過停止班級戶外遠足活動,因為「老師本來就應該帶孩子接觸自然」!

環境教育關鍵:與土地建立連結

長期投身教育現場,潘老師認為台灣的本土教育一直沒能落實,以前兩年開始推行的環境教育來說,「當老師都離土地很遠時,又該怎麼教孩子懂環保?」

環境運動也是,之前都只有「議題式」的戰鬥吶喊,但未來桃園在地聯盟還會聚焦於提昇公民意識上,並打算利用明年六都選舉的時機,讓每個公民都了解手中那一票的重要性,徹底檢視縣政府保育藻礁的誠意。

重污染應轉型,綠色產業正流行

縱然大桃園地區根深蒂固的工業城形象,及其所創造的產值固然難以忽視,但潘忠政老師仍認為在地有轉型的希望,比如新屋鄉外海的段落還沒完全遭到破壞,防風林也還算完整,而蚵間村、永安村及永興村的居民懂得自然資產的重要,不但保護、復育紅樹林,保障漁場存續。

2011年,永興村村民更表決支持劃設藻礁保護區。他們也利用這樣的優勢,發展綠色休閒產業。防風林形成的綠色隧道,已成為新屋鄉的特色景點,每到假日吸引眾多人潮。

桃園縣觀音鄉藻礁蘊含豐富生機,需要即刻停止破壞性的污染廢水排入!圖片提供:農委會特生中心副研究員劉靜榆提供)「其實,只要先讓上游這些工廠做到『合法排放』,河裡就能看得到魚。」潘忠政說。傳統產業轉型是必然趨勢,他認為桃園縣政府等權責單位有能力著手執行這項任務,但卻遲遲沒有動作。這些藻礁裡都還有螃蟹、魚蝦等生存,只要給環境休養生息的時間,生態會自然回復。

若為政者能掌握時機,用心規劃,妥善運用、保護上天賜與的豐富自然資源,桃園的未來並不悲觀。

若政府妥善規劃,給藻礁休養生息的機會,此段海岸可以說是最棒的資產,可供教育、遊憩使用。

「巡岸」齊串連,守護台灣海洋

而他也認為自從國光石化事件後,全台海岸問題浮現檯面,開始引起島民關注,如今各地守護海岸團體共同組成「西海岸保育聯盟」,既能各自繼續在地方打拼,又能串連成全國性議題及行動,相信這群有志之士一定能「玩出一片天」!

「政府不做事,就得靠民間團體努力推嘛!」提起未來,自稱「石頭」的潘老師眼神堅定發亮,決定方向就往前大步邁進,磊落而任真自得。

保育藻礁路迢迢,這條路上,他還閒不下來。

藻礁危在旦夕,保育腳步慢半拍

觀音工業區位於桃園大堀溪與富林溪之間,區內約300多家廠商,以化 工、紡織業者為主,雖設有污水處理廠,但傳統工業區廠商複雜、廢水總量缺乏管制,環保署也發現業者利用大型儲槽貯存廢水,於夜間或大雨時,由合法放流口排 放未經處理或混合地下水稀釋的廢水。學者監測後則發現「」和「」含量比核一、核二廠附近海域更高,污水也不斷腐蝕藻礁

面對環保及在地團體的質疑及力爭,縣政府以委託中研院研究團隊的方式回應,共設置4個樣區,預計於一年間調查藻礁受工業污染的情形。但潘忠政老師認為,學術團隊在尚未完成研究前,就力推以較寬鬆的《野生動物保護法》取代《文化資產保護法》,表現不夠專業,且樣區數也太少,無法呈現藻礁的真實狀況

一人一信,寫信給總統,搶救海岸珍貴資產,千年藻礁。圖片來源:桃園在地聯盟。

  • 關心桃園藻礁,請加入珍愛藻礁FB粉絲頁,隨時掌握最新相關訊息,更希望您直接參與,支持他們守護海岸、抵抗不當開發的行動

作者

詹嘉紋

可能帶有天王星人血統,對地球人感到既好奇又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