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戮的號角 | 環境資訊中心

殺戮的號角

2014年04月20日
作者:Callum Roberts;譯者:吳佳其

斯特拉的心情跟周圍海水一樣黑。這是1741年秋末,他與上尉指揮官維圖斯.白令遠征北美洲的旅程。離開俄國最邊緣的堪察加半島後,已過了5個月,這位31歲的德國自然學家兼醫生在俄國科學委員會工作,他被寄予厚望地踏上這趟旅程。在白令的遠征中,他將協助填補世界地圖中少數仍是空白的部分。

從9月下旬開始,一個接一個的風暴猛烈襲擊聖彼得號,疾病跟死亡在船員間散布開來,有一段時間看起來,白令和他的船員們都會就這麼死去,他們的探險故事將永遠不會有人知曉,然而11月5日,他們看到陸地了!根據斯特拉的記錄:

看到陸地時,每個人的喜悅是難以形容的,就連半死不活的人都爬出來張望陸地,但是已經病入膏肓的總指揮官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斯特拉後來發現他們其實是在一座島上。這座島後來被命名為「白令島」,位於堪察加東方約200公里處。當探險隊抵達白令島時,海獺的數量還非常豐富,通常都是一群幾十隻,甚至上百隻。但是,隨著捕獵,數量很快減少,僅存的動物也開始變得警覺,迫使人們得走得更遠以尋找獵物,而且要通過惡劣的地形將獵物拖回。11、12月,只要在距離營地3到4公里的地方就能捕到海獺;一月的時候,需要到離營地6到8公里的地方;到了2月,需要到離營地20公里的地方;而到了3、4月,他們必須走至少40公里遠才能捕到海獺。

起初,沒有人企圖殺大海牛來當食物吃,因為有更容易捕獲的獵物。但營地周圍的食物來源越來越少,而且可能要在島上多待一個冬季,迫使船員們將注意力轉到大海牛上。他們製造出一個大鐵鉤,並綁上很長的繩子,然後把鉤子投向正在進食的大海牛。但是大海牛的皮太厚了,鉤子很難順利鉤在海牛身上,而且當大海牛逃到海裡時,會把鉤子跟繩子都一起帶走。斯特拉回想起關於格陵蘭人捕鯨的描述,並利用那種方法,將魚叉綁在長繩子末端後,由岸邊的40個人抓緊,6個人乘船悄悄地接近大海牛,並把魚叉往大海牛身上插,當大海牛一被擊中,岸邊的人就開始用力把大海牛拖上岸,而船上的人則用刀子和刺刀攻擊牠。大海牛雖然非常溫馴,但是在遭遇攻擊時也會反抗,斯特拉這麼描述:

我沒有觀察到高度的智慧……但牠們確實超乎尋常地彼此相愛,當一隻被攻擊,其他的大海牛會嘗試救牠,並在牠旁邊圍成一圈,努力不讓牠被拖上岸,其他的大海牛則試圖把小船弄翻,有些大海牛壓住繩子,有些則試著把魚叉拔出,有時候,牠們真的成功救了受到攻擊的大海牛,我們也觀察到,一隻公大海牛連續兩天,來到岸上觀察已經死掉的母大海牛,然而,不論多少大海牛被殺害,牠們都還是生活在同樣的地方。

今天,我們由考古挖掘調查中得知大海牛的分布,曾經從日本延續到加州一帶,白令島是牠們最後的根據地,早在白令的航行之前,其他地方的大海牛就已經絕跡了,可能是因為原住民過度捕獵,以及牠們的棲地──巨藻森林生態系的消失。對一些人來說,大海牛的消失,就跟度度鳥和大海雀的滅絕一樣,是無可避免的,但令人驚訝的是,人類導致的物種族群衰減,竟是從很早以前就開始了。

人類的行為對海洋生物的影響,通常被視為是近代的現象,是過去半個世紀的汙染及工業化捕魚的結果。然而在更早之前的地理大發現、海盜及追求財富的時代,人類早已在好幾個世紀前、在科學家開始撰寫海洋生態系的文章前,或是現代人第一次把他們的腳趾浸入大海之前,海洋就已經被人類改變過了。人類活動全面性地造成海洋棲地環境的破壞,不但損及漁業生產力,更危害海洋提供人類維繫生命的重要能力。如果要讓我們的後代也能分享到我們與前人所擁有的豐富海洋,人類必須趕緊改變我們的行為,因為能反轉這種情況的時間已經非常有限了!


《獵殺海洋:一部自我毀滅的人類文明史》獵殺海洋:一部自我毀滅的人類文明史

作者:Callum Roberts;
譯者:吳佳其
出版社:我們出版
出版日期:2014-3-6
ISBN:9789869024617

人類足以輕易地終結海洋生物!1741年,飢餓的探險家在白令海峽發現成群的斯特勒大海牛,之後不到30年,這種溫馴的野獸就遭人類獵捕滅絕了。這是個很經典的故事,但事實上,在這些探險家抵達之前,白令島就已經是這個物種僅存的最後一個據點了。

海 洋中其他豐富的生命,也都非一夕之間消失的。雖然現今漁業的高效率已經到了毫不留情的程度,然而對海洋生物資源的密集開採,並不是從現代或是工業化才開 始,而是早在11世紀歐洲的中世紀就已經展開。羅伯茨在本書中探討悠久繽紛的商業捕魚歷史,同時也帶領讀者穿過數個世紀,見證海洋的衰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