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環漫畫】紅豆生南國 鳥來死幾隻? | 環境資訊中心

【週末環漫畫】紅豆生南國 鳥來死幾隻?

2015年10月24日
文字編寫:詹嘉紋;繪圖:玉子日記

紅豆生南國  鳥來死幾隻?策劃:環境資訊中心;漫畫:玉子日記

20151024_紅豆生南國  鳥來死幾隻?策劃:環境資訊中心;漫畫:玉子日記

本月月初,屏科大研究人員在屏東萬丹做調查時,發現田裡有數百隻鳥屍,數量最多的是麻雀,但也不乏珠頸鳩、紅冠水雞等其他鳥類。看著相關報導照片中,一隻隻了無生氣的渺小身軀,不禁想著「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句俗諺,應該改成「人為生財,餵鳥食亡」才對。

人鳥大戰  VS. 分一口給動物吃

為什麼這些鳥會死?牠們的死又會造成什麼效應?據研究人員表示,每年秋天高屏地區的二期稻作收割後,有不少農友接著種紅豆,播種後引來許多野鳥啄食。為減少鳥害,少數農民以稻穀浸泡加保扶,製成毒稻穀餵食野鳥,吃到誘餌的野鳥相繼死亡。而黑鳶是環境的清道夫,經常會撿拾小動物的屍體為食,所以也跟著遭殃。

黑鳶曾是台灣最常見的鷹種、分佈遍及全台。然而自1980年代以來,因環境破壞,其數量急降,已成二級珍貴稀有保育類動物,目前預估僅存300~500隻左右。

而這樣的狀況並非只發生在南部紅豆田,今年年初,台南市菱角田也發現毒鳥事件,連市鳥水雉都難逃一劫。臉書社團「寂靜的秋天-農地毒鳥回報」,光是一年內即接獲155筆毒鳥事件回報,全台各地統計死鳥隻數超過1900隻。

只是,毒鳥並不能歸咎為萬丹鄉公所所說,僅是「個人行為」這麼簡單。如同DDT在二戰時期,做為防治瘧疾等傳染病的有效藥方一般;1990年代,台灣農改場也教導農民以加保扶防治鳥害。當時序推動到現代,我們擁有更多資訊後,僅讓眾人在社群網站上群情激憤,留言大罵或者肉搜想找出兇手、公審後了事,卻完全未反思整體生態環境與生產消費間環環相扣的依存關係,實在不夠。

因為不只是鳥,石虎、台灣獼猴、山豬等動物,也常因為造成農損、與人爭食,而陷入生存困境。消費者購買農產品時,若仍只要便宜、好看,不顧作物的種植及收成過程,犧牲了多少動物的生命、污染了多少土地、水源。那麼,讓農民獨自承擔毒害生靈的指責,是極為不公平的。而身為領導者的政府,則更須承擔起責任,投入資源研究有效的防治方式,補助或輔導農民使用,甚至在政策、產銷制度上支持農民以友善環境的農法耕作,才可能解開人與動物間的衝突,確保農產品的安全。

幸運的是,有些人已意識到必須停止這樣的惡性循環,正投入修復工作。比如自2013年起,屏科大研究人員即展開調查,瞭解要幫助農民改變毒鳥作法,同時又確保收入,現實上應該如何操作。他們與民間團體合作,希望能在當地推有機農業,創造生態與生產雙贏之道奇美部落復耕水梯田,成功轉型有機紅豆耕作高雄大寮也有不毒鳥的紅豆產銷班美濃農民更在農會用心協助下,配合寫產銷履歷,達到藥檢八至九成零殘留標準崁頂農民自願投入近35甲紅豆田做為示範田,配合農改場安全用藥、不使用落葉劑、不毒鳥三原則,請代耕業者,每分地多放五至六斤種子給鳥吃。更有民間團體推動綠色保育標章,鼓勵農民以友善環境、無化學藥肥並能與野生動物共存的農法耕作,並以守護農田裡的動物及豐富生態多樣性為豪。幾年下來,其經營及創造出的品牌及經濟價值,前景看好。

這些努力,證實了舊有觀念可以改變,與其他物種共生共存、兼顧生計並非天方夜譚。春天不應寂靜,當黑鳶、水雉、白鼻心、石虎等等生物,都能安心在這塊土地上保有一席之地時,我們也才能由衷地感到喜悅和踏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