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走吧 直面這蒼涼的荒蕪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一起走吧 直面這蒼涼的荒蕪

2009年05月30日
作者:莫聞

《20世紀少年》劇照。來源:http://www.20thboys.com扁家涉貪弊案爆發後,有人以「窮得只剩下錢」形容之;那麼,受漠視的長遠環境與公害污染受害者,豈不更顯得蒼白與悽涼?

少了環境的美好,世界將荒蕪。

2015年,名為「朋友」的組織正計畫毀滅世界,並嫁禍給拼命阻止他們惡行的遠藤賢知與其正義夥伴。

上述日本漫畫家浦澤直樹筆下《20世紀少年》裡傾覆世界的惡意,越來越不像是虛構的:

日前,巴西一名反對天然氣管鋪設工程破壞海岸濕地的漁會組織成員Paulo Santos Souza,於自宅家人面前遭暴徒毆打,接著被拖出門外,頭部中彈5槍身亡。事發這一天是5月22日,正是聯合國訂定的「生物多樣性日」。

洽在這一個多月前,關切台南東山鄉嶺南村掩埋場、捍衛烏山頭水庫水源的前環保聯盟會長陳椒華,汽車輪胎二度遭人為惡意戳破,幸及時發現未釀成意外。這些消息讀來令人震驚、無奈又傷痛。

照理說,次貸風暴、金融危機、糧價標漲、能源依賴、全球暖化、氣候變遷......一連串的危機,不論在經濟面、資源面或環境面,再再反映只顧拉抬短期利益的代價,人們該是學習到些教訓了。

可不?422地球日,環保團體「綠世代」口號喊破了喉嚨;全球2010年前減緩生物多樣行流失的目標,訂得響亮;2009年底哥本哈根全球氣候變遷會議要訂出「後京都議定書」溫室氣體減量新時程,呼聲切切......現實是,那邊廂,生物多樣性流失並未減緩,可能於2050年再減少一半物種;儘管G20信誓旦旦合力對抗氣候變遷,仍遭NGO抨擊商界領袖會議日前在哥本哈根的聲明僅往正確方向靠攏的一小步,而此同時,世界各國的振興經濟方案仍大量補貼石化產業

這邊廂,馬政府節能減碳「無悔政策」說得響亮,溫減法案不訂具體時間表;2009全國能源會議卻大談核電是既存事實;政院積極推動高耗能、高碳排放的國光石化與台塑大煉鋼廠,北縣深澳、林口電廠,中南部彰濱火力發電廠、大林電廠持續擴建;雲林離島工業區、中科四期、後龍科技園區危及農漁產業,農政單位無力守護;緊接著,6月16日立院本會期結束前的法案審查大清倉在即,還有《國家公園法》可能修法鬆綁管制、以及《集會遊行法》修法限縮人民權利的疑慮......。

《20世紀少年》書封。來源:http://www.20thboys.com面對這些,身為環境變化的紀錄者、環境運動的觀察者,用有限資源做網站平台、發電子報做文字報導的力量,彷彿赤手空拳般,面對這蒼涼蒼白與悽涼。

但等等,世界似乎又未必如此荒蕪。

在斷境音像工作室紀岳君奔走串連下,26日在《農村再生條例》政策辯論暨公聽會的「三小媒體幹媒體」網路直播行動,本報、苦勞網、立報記者輪番上台從媒體角度提問,再加上野草莓電視台、生命力新聞、台灣好生活電子報、小地方新聞網等媒體的影音文字轉播。我看到過去各自努力3、5、9年乃至12年的媒體,運用各自積累的實力,試圖在慣長的波動上疊加出更高的觀看視野與能量。

創辦「生命力新聞」的輔大新聞系副教授陳順孝,每每在介紹公民媒體時提出其四大挑戰:公民參與、公共議題、聚焦對話、深耕議題。若把當天苗栗後龍鄉灣寶社區等10多個「地方直播端點」同步收看公聽會的安排,視為獨立媒體將農村陣線等民間人士力求法案完備的要求,連接上弱勢社區需求的橋樑,我所見到的是,其推動公民媒體、公共媒體、商業媒體競合營造良性媒體環境的理想,似乎又接近了些。

又或許,我等又未必斥手空拳便揮舞不出力量。

一場場的公民記者培訓活動,如環境資訊協會「綠世代新聞編採志工培訓營」、大安社區大學「環境大聲公」課程、以及青年環境智庫、東海岸文教基金會、荒野保護協會、地球公民協會等單位開班授課......可見到越來越多的學生、上班族、公務員紛紛投入公民記者或環境紀錄者的行列。

立報記者胡慕情在部落格〈迎芒種〉提到:

感謝那些來上課的人,感謝她們對資訊封閉的不滿。感謝這次環資課程中其中一位澎湖的學員對隔天替她們上課的小豬姐(朱淑娟)說,聽完我的分享後,「好想立刻回澎湖替家鄉寫東西!」

我想到《20世紀少年》的遠藤賢知說:

你感到遺憾的話,就應該有所行動吧!無論是怎樣可怕的傳說也好,真相一旦暴露之後便一點也不可怕了。

若果,我(們)還要繼續替環境、替環運作記錄,也邀請你一起。

一起走吧,直面這蒼涼的荒蕪。

說到明年的事 如果魔鬼想要笑的話
那就讓他 盡情的笑吧
我會一直說下去 不管是5年還是10年
50年後也是這樣 跟你在一起

~~《20世紀少年》〈賢知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