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電員工最後遺言》──書上沒有的譯者獨白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核電員工最後遺言》──書上沒有的譯者獨白

2011年06月17日
作者:陳炯霖(《核電員工最後遺言》譯者)

當印刷精美的封面上晶亮亮地印著「譯者/陳炯霖」的書出現在我面前時,心中不禁掀起了千頭萬緒。

核電員工最後遺言是我的第一本翻譯書,從來沒想過自己翻的東西竟能被出版。書中文章充滿了我大學時代的回憶,菊地訪談是我在大二時當翻譯,平井是我在日本看過的一篇最震撼的文章,當時只是單純的想讓更多人知道這件事,就自己翻一翻PO在部落格上,想不到今天竟然成了本書。

這所有都建立在福島核災的無數犧牲者身上。我實在無法率直的高興,甚至充滿了痛苦。

2005年冬天,我在日本留學。在台北的環保團體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工作的哥哥告訴我,同事拍了一部有關核四的紀錄片,要到日本巡迴上映,其中一站會經過大阪我家附近,就在好奇心驅使下去了。那天會場裡有近30人的觀眾。燈光變暗,影片開始流動。我被帶到了北台灣的一個美麗的小漁村,看到了曾經轟動全國的核四,背後竟然有那麼多的辛酸淚水,那麼多的無奈,那麼多的憤慨。那些新聞台從來不會報導的故事,就這樣毫無保留的呈現在我眼前。當第一次看到台語的對白被翻成日文字幕時,心中不禁有一股莫名的感動。我想,我看到了一齣真正屬於台灣的電影了。

散場後,我主動上前與導演崔愫欣及翻譯賴青松兄攀談,他們一見我大喜,正愁著翻譯人手不夠呢。十幾個人要找導演談話,哪翻譯的完。我就被鴨子趕上架,充當起臨時翻譯。並結識了日本非核亞洲論壇的佐藤(SATO)桑。他告訴我明年春天,會再辦一起《貢寮,你好嗎?》的巡迴上映會,到時想請我當隨行翻譯。當時還以為是開玩笑。這種日語還搬不上檯面吧?好吧!既然你敢用我也敢作!反正可以免費周遊半個日本。(這才是最大的誘因吧,哈!)2006年春天,我就這樣踏上了一趟未知的反核之旅。

之後我就一直幫忙SATO桑翻譯,兩個月出刊一次的非核亞洲論壇期刊,菊地去台灣,崔來日本,都是我當翻譯。幾年下來,這個社會大學核工所讓我增加了不少反核知識。日本的反核已走入一個超專業的境界,不懂其所以然還真翻譯不出來。其實看久了,還真覺得日本的反核派真會雞蛋挑骨頭,電力公司都已經提供這麼詳細的資訊了,他們還找的到漏洞批判。日本的核能宣傳真的很厲害,一般人很容易被矇騙過去。

讀反核書越多越害怕。核電廠沒出事的時候,我也告訴過自己那麼可怕的事情不會發生。反核派說的事情有可能發生,但終究不會是在有生之年吧。不這樣想的話,我後來搬到京都,隔壁福井縣就有十幾座核電機組,一天到晚擔心的話該怎麼生活?想不到,福島核災就這樣出現在我眼前。我一開始還真心相信過爐心熔毀不會發生,我很想相信那些擁核派說的都是真的,想不到,他們引以為傲的多重屏障就這樣爆炸了,一切的神話都破滅了。

平井的文章是我有一次在神戶的氣功道場辦「貢寮你好嗎」上映會時,道場的老太太給我的。她說:「我也不知道能做什麼,這篇文章請你翻譯給台灣人看,讓大家知道核電到底是什麼。」那時我已辭掉日本的工作,準備回台灣,在關西各地拼命放貢寮給日本人看。

後來我翻好放上網路後,引起了很大迴響,當然負面的多。有人說這篇是偽文,有人罵我亂翻,好多聲音出來,我從來沒有這樣經驗,也不知道該怎麼應付這些尖銳的批評,所以我幾乎沒有回那些評論,好幾天心情很亂,想說自己怎麼去淌了這沱混水。因為我在日本的網路上看到好幾則批評平井的話,說的都很有道理,我真的不知道該相信誰。

過了幾個月後,想不到福島核災發生了,推守文化找上我說想趁這個機會出書,好讓更多台灣人知道核電真相,旅日名作家劉黎兒不辭辛苦去查證文章真偽,找到了原出版的NPO團體,證實了一切真有其事,我才總算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原來,平井只是一介配管工頭,沒有核工背景,所以一些核電內部不屬於配管系統的部分,他會講的不正確。結果網路上就很惡毒的批判他根本沒有在核電廠工作過,或說他是個酒鬼,在核電廠打過兩天工就這樣出去招搖撞騙,諸如這類批判非常多。

這本書的完成,真的要感謝推守及黎兒的熱血付出,很謝謝他們。

但畢竟這本書建立在福島核災之上,還有那麼多回不了故鄉的福島人,還有那麼多被迫在放射線下生活的福島人,這是捐再多錢也無法解決的問題,所以我無法真心高興這本書的問世。

擁核派呀,為什麼不讓你們一再保證的安全成真?為什麼還說的出福島是好經驗這種話?為什麼還再跟我們保證下一個安全呢?「還沒有人因為放射線死掉,少大驚小怪」,那也還沒有人因為塑化劑死亡吧?你們怎麼不去罵那些把商品下架的人笨蛋呢?

靜靜地闔上了書,為有數百萬人口住在核電廠50公里圈內的台灣人祈禱。

陳炯霖 2011.06.01於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