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爆發電廠的千賭一輸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核爆發電廠的千賭一輸

2011年04月06日
作者:munch

他們像巨人般,吹捧核能發電的安全,等到核災發生,卻又像孩子般無助。

日本福島核電站發生核災事件,讓人看見人類根本無法控制核子巨獸,當人們沾沾自喜,獲得高能量的發電,卻沒想過一旦失控,這些能量,不是發電點燈,而是殺人毀城。

1942年,美國實驗出第一座核子反應爐,1954年蘇聯建立第一座核能發電站,世界開始進入核能時代。半個多世紀以來,核能發電最愛標榜,核能是安全且和平,它不像原子彈既危險又邪惡。

諷刺是,半個多世紀以來,既危險又邪惡的原子彈,以終戰為名,投擲日本兩次,但是作為和平發電的核電廠,卻是大大小小核災不斷。

號稱安全的核電站,在核災不斷的災難中,顯露的是威脅程度不亞於原子彈,甚至更諷刺是,仿如在自己國家中,自製危險的核子自爆裝置,一出事就像自殺式的核子攻擊。

車諾比、三哩島、福島,以及各種不同危機等級的核災,核能專家說,核電廠發生災變,不像原子彈的巨大恐怖,但是專家沒說,原子彈引爆,瞬間奪人生命,放射性物質在一次釋放後開始衰退,而一場核廢災害,卻是不斷釋放著放射性物質,更慘是就算封阻,它還是持續作用,在水泥鉛塊底下,等待肆虐的機會。

愛因斯坦看見原子彈投擲日本,造成重大傷亡,他後悔同意簽署製造原子彈,如果他活的夠久,看見他同意和平運用的核電,竟然也是禍害不斷,或許他會徹底悔悟,何必寫出那條質能變換的程式。

科學發展一切,哲學深思世間,當所有發現的、發展的極盡運用,卻無節制之道,於是人類世紀走向險局,連帶的將萬物與地球一起陪葬!

百年世紀,人類玩得過頭,從機械、化學榨取土地,換得更有效益、更有利益的資本世紀,到現今竟以萬物生命為賭注,玩起一失控就完蛋的核能世紀。

千賭一輸!從車諾比、三哩島、福島,以及各種不同危機等級的核災,明白顯示一件事,原本造價就不便宜的核電,一旦出事,賠上的生命、金錢、土地與未來,根本是將宣稱賺到的甜頭,一次賠的乾乾淨淨,然後還負債累累、禍遺子孫。

核電迷思,牽涉的不是科技,而是對於安全生活的算計,福島、東京平日歌舞昇華,享受核電便利,但是一出事,死傷不斷、滿城逃難,再便利也經不起賭輸一次,況且半世紀歷史顯示,人類常常賭輸,只有核能專家嘴硬著包贏包賺。

正名吧!核能發電場就是核爆發電廠,自製核爆危機在自己國土上,不是封上水泥就安全無虞,當千賭一輸,於是人們看見,他們像巨人般,吹捧核能發電的安全,等到核災發生,卻又像孩子般無助。

核電沒有蓮花座,它只是一場千賭一輸的豪賭牌桌。

320、401以及許多日子,都有反核行動,全民該厭惡自製核災在土地禍害,豪賭核子,賠上孩子,所有父母、青年們該出來反抗了!誰願看見下一代,在千賭一輸的無奈裡,逃難、病痛與死亡。

※本文轉載自作者部落格「漂浪‧島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