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福島到傑塔普:印度核工業受衝擊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從福島到傑塔普:印度核工業受衝擊

2011年03月31日
作者:喬伊迪普格普塔(中外對話第三極專案總監)

日本難民緊急安置,圖片來自綠色和平

3月11日,日本強震及海嘯引發了福島核電站的核洩漏事件,也引發了對位於印度西海岸世界最大的核電站規劃的新質疑。數月來,印度政府一直對馬哈拉斯特拉邦針對該項目所進行的各類抗議活動置若罔聞,而今卻態度大變。當局稱他們將重審已獲批准的核電站專案,並將增強安全措施,儘管與此同時他們仍然堅持「沒有其他能源可代替核能」。

這個未來的巨型電站所在地傑塔普(位於孟買以南)的居民們,毫不為政府的說辭所動。米林德•德塞是在專案點周邊城鎮密特加瓦尼工作的一名醫生,他說:「他們把我們當傻子嗎?印度核能集團公司的官員還曾經試圖跟我們說輻射是無害的,因為大自然中本來就存在著天然輻射。現在日本的災難發生了,他們就說要另外採取安全保護措施。我們憑什麼要相信他們?」

印度核工業建設的不透明度也加深了公眾的不信任程度。政府既當運動員,又當裁判員。印度核電公司的東家原子能部(DAE)管著原子能管理局(AERB),如果公民要表達對核工業的不滿,都要到這裏來投訴。但人們根本就無法使用《資訊權利法》來瞭解到真實情況,因為有關核能的資訊都在《國家保密法案》當中,根本就無從知曉也無從透明化。

就規劃中的六個核反應爐的綜合建設,傑塔普的居民們已經抗議了5年,這6個核反應爐中的每一個都能夠發電1650兆瓦。政府對於抗議的回應就是把抗議者投入大牢,並且禁止民間社團的活動人士進入該地區,直到現在的福島慘劇,讓世界看到了即使是最謹慎的日本也會身陷嚴重的核事故。

印度核電公司總裁SK•賈恩聲稱,由法國的阿海琺公司為傑塔普設計的核反應爐設施與福島核電站使用的不同——當然也更加安全。但是現在印度原子能管理局的局長阿•高帕拉克裏斯南都提出質疑,為什麼就要讓傑塔普的居民稱為新設計的小白鼠。被質疑的裝置模型——漸進型動力堆(EPR,或稱歐洲壓水式反應堆)——在世界上其他地方都從未使用過。該裝置首建於芬蘭,現在仍在修建中,修建過程出現了很多問題,並且已經延誤了4年,透支27.5億歐元。

帶著對印度核能政策的長期質疑,記者、活動家普拉弗•畢瓦伊說:「EPR是迄今世界上最大的核能反應堆,比起常見的反應堆(500兆瓦至1000兆瓦)來說,在中子裂變與燃料燃耗率等方面都有很大的優勢。EPR反應堆的高燃料燃燒率會導致更嚴重的有害放射物排放,例如,比普通反應堆產生的碘-129要高出7倍,並伴隨著放射性物質排放的各種危險因素、對燃料包殼損傷,以及廢物處理等問題。」

在福島慘劇發生之後,印度總理曼莫漢•辛格在議會上宣佈,所有的核電站的安全事項都將重新審查,同時環境部長賈伊拉姆•拉梅什說,在清查專案之前印度環境部很可能會要求加強安保。但高帕拉克裏斯南仍然對印度採取的安全舉措懷有質疑。

「在印度,我們向來無組織無準備,即使是比日本地震海嘯輕得多的緊急事件發生,我們都應付不了。」高帕拉克裏斯南在3月18日的《每日新聞分析報》中寫道:「印度原子能管理局對於災難防範的監督幾乎是紙上談兵,一旦他們開始鑽井,都不會全力以赴,滿口謊言。」

「例如在地震工程方面,核電公司的策略就是組織他們的御用參謀們偽造出一些投其所好的地震資料,但是針對這些資料或是設計方法等都沒有專門的獨立調查予以證實。然後被迷惑了的原子能管制局再通報原子能部,這所謂的印度的核能安全管理簡直一文不值。」

核電公司的官員迅速指出,傑塔普位於中度危險級的3級地震帶,與福島不同,福島位於5級的高危地震帶上。但是二者都臨海,都面臨著同樣的海嘯威脅。許多核電站選址於臨海地區是因為他們需要大量的水來冷卻反應器。在過去7年內已經發生了2起嚴重的海嘯,因此這個策略可能需要重新考慮。2004年發生的上一次海嘯,使印度東南海岸的Kudankulam核電站的地下儲罐內捲入了碎礫,要清除這些碎礫耗費了核電集團公司2年的時間。 如果核電站一旦投入使用,根本沒有空間來儲存那些有輻射的核廢料。

在輻射危險之外,傑塔普項目還引起了許多憂慮。其一就是工程開發商故意降低土地價格,以減少他們必須支付的土地賠償金。核能集團公司在其專案報告中稱,他們即將修建核電站的區域中有2/3都屬於「荒地」。但實際上,該區域不僅部分位於植被豐茂的沿海地帶,也是世界上最貴的芒果品種「阿方索」的產地。每一個芒果即使是在國內市場都能賣到2.5美元, 一些果農十分富裕。這就不難想像,95%的人拒絕為了這項工程而讓出自己的土地。

阿拉伯海的漁業資源也非常豐富,許多海產品都出口到日本和歐盟。但是核能發展計畫正在威脅漁業——當這個區域有一個核電廠排放出高於海水溫度5度的廢水,魚兒就不會再靠近。但即使魚群還是會過來,歐盟的相關規定對每條被捕撈的魚的體溫都要特殊要求,因此這些出口貨物還是會被退回。總之,頗有聲譽的孟買自然歷史協會在最近的一份報告中指出,如果不給出一份生物多樣性綜合評估(相關部門並沒有做出評估),「這樣規模的工程所帶來的實際影響根本就無從知曉。」

有新聞稱這項工程的主要投資商之一、德國第二大銀行德國商業銀行已經撤資(據環境非政府組織綠色和平的印度辦公室所獲的資訊),這並不令人意外。民間社團活動人士說,除非政府給國有的保險公司施壓,否則不會有公司願意為這個項目承保。面對全世界對於核能的與日俱增的恐慌,印度這項雄心勃勃的工程可能將胎死腹中。
 

 

相關文章

中國核能將走向何處? 2011年3月17日

核塵未落:加州核洩漏的教訓 2011年3月23日

戈壁小城「鯨吞」國際核廢料 2011年3月21日

※文章來源:www.guardian.co.uk
衛報新聞傳媒有限公司2011年版權所有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網站,原發表日期2011年3月25日。
※看中英文對照,並和中外讀者一起討論,請點此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