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劇未曾歇止,別讓俄羅斯孩童白白犧牲 (核殤大地—車諾堡的真實)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悲劇未曾歇止,別讓俄羅斯孩童白白犧牲 (核殤大地—車諾堡的真實)

2001年03月06日
作者:廣河隆一 (日籍世界知名攝影家);翻譯:潘翰疆(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副秘書長)

車諾堡事故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污染面積高達16萬平方公里(接近台灣的五倍大),廣大的輻射污染、消失的村莊、動植物的異常。而美國三哩島事故與英國Windscale再處理工廠的周邊,都有兒童白血病(血癌)的異常病例。車諾堡事故後,孩童的健康異常與甲狀腺癌,都有增加。在事故經過15年後,這些孩童們已經進入青少年時期,對於未來面臨著強烈的不安。(困擾著的是--可否正常生育的問題)這樣的事故,一旦再發生,仍舊會再度造成無法挽回的結果。至於發生在日本的事故,則是東海村JCO臨界事故的案例。

自從車諾堡事故以來,15年的光陰快要過去了。本人在此災區做過近40次的採訪,在當初取材開始時,所有的真相隱蔽不明:例如,事故的發生原因、被害者的規模、犧牲者的確切人數..等。然而,時到今日,我們有比較明白了嗎?若果在現今世上,再次發生類似的原子爐事故,我們有能力知道,得以採取如何的對策才是對的嗎?答案是否定的!

車諾堡事故給予我們的教訓是:核電廠儘管一時被視為最尖端的科學產物,然而一旦發生事故,人類毫無能力處理其後果。

車諾堡事故當時擔任消防隊長的人告訴我:若再一次發生事故,他絕對不要命令隊員到現場執行滅火任務。在車諾堡事故當時,烏克蘭共和國還在蘇聯的體制內,因此較容易動員滅火與去除放射線任務。然而,在當時,原子爐爆發的嚴重性是如何地恐怖,一般人(包括消防隊員)是無法瞭解的,這些消防隊員大概也因此做到『英雄性的行動』。

在烏克蘭當地,拍攝死去孩童儀容是極為嚴重的禁忌,然而一位名叫「丁滿」,因輻射受曝而因癌症死去的小孩,其母親卻勇敢的突破禁忌,一再地要求我務必拍下這張照片,讓全世界知道核災的恐怖,她悲痛的說:『不要讓我的孩子白白犧牲!』(按:此照片即為行政院張院長於2000年十月二十七日時宣布停建核四時,手中所持「母親親吻其死亡愛子」照片)

15年經過了,車諾堡事故的記憶也逐漸為世人所淡忘。然而,另一方面,受害者人數卻是日漸擴大。儘管國際原子能機關(IAEA)多麼否定,小兒甲狀腺癌呈現爆發性的增加,是極為明確的事實。然而,接下來還會有多嚴重的影響,是沒有人會知道的。

森林消失了、村落消失了、『人』也消失了!…

我們應該理解,人類會有能力控制核能,這一事根本是不切實際的幻想。

日本的神戶大震災、台灣的南投大震災(921大地震)更深刻地告訴我們,我們(台灣及日本)都是住在『地震圈』國度的子民。

近年來,日本的核能設施,一再持續地產生嚴重的事故。在日本國內,認為類似車諾堡的事故一定會在日本發生,這樣思考的人們,正在急速的增加中。在世界的潮流中,往『脫原發社會』(非核家園)的動向,已經是全世界廣為接受的世界潮流。日本境內,經濟界、政界、地方自治體,各個階層都在往遠離核能的方向前進。世界趨勢正從核電的方向撤退,自然性的再生能源則是未來可行的方案。

為了不要讓車諾堡事故的犧牲者白白的犧牲,為了萬代子孫的幸福,我們務必要好好守護這個地球,不要再受到核能的污染。

(本文為,『核殤大地—車諾堡的真實』台北攝影展開幕辭,2月21日。並刊登於2月24日台灣日報)

作者:廣河隆一先生為日籍世界知名攝影家,『(日本)車諾堡孩童救援基金會』董事長。行政院張院長於去年10月27日時宣布停建核四時手中所持「母親親吻其死亡愛子」照片的原攝影者。其創作之攝影集、專題報導、小說、紀錄片等多達達數十部,其攝影集曾先後獲得『國際記者協會』獎、『讀賣新聞社』攝影首獎、「講談社」發行人獎、「產經新聞社」兒童獎、「日本記者會議」特別獎、「日本記者和平獎」等國際性攝影獎。自車諾堡事故後16年間,前後前往取材採訪近40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