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所有核電廠的耐震措施都不夠!——專訪高橋新一議員 | 環境資訊中心

目前所有核電廠的耐震措施都不夠!——專訪高橋新一議員

2008年01月02日
譯者:陳炯霖;文字整理:崔愫欣(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高橋新一議員;圖片提供: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在柏崎市議會的議員辦公室,趁著等待訪問對象的空檔,我瀏覽著簡樸的房間,書架上放的都是與核能相關的書籍與資料,讓人不禁感覺到這的確是一位專業問政者,此時高橋新一議員走了進來,他的握手依舊穩重而又有力,身型也如記憶中的一樣挺拔,我與高橋議員並不是第一次見面,因為今年60歲的他,經由「亞洲非核論壇」的引薦,從1998年起就曾數次來台灣拜訪,也曾前往南韓進行反核運動的交流,是亞洲反核運動界的活躍人士之一。

在日本50多座的核能電廠中,柏崎市的刈羽核能電廠六號機與七號機是全世界率先使用由美國奇異公司與日本東芝、三菱和日立等公司合作研製的進步型沸水式反應器核反應器機組(簡稱ABWR),台灣計畫興建的核四廠,則是全球第二座使用同型機組的核電廠。但這所謂的新型機組,不但被譏為實驗機組,運轉後又連續發生意外事故,因此身為柏崎市反核派的議員,高橋新一與矢部忠夫兩位常常「出使」國外,說明ABWR的危險性,尤其對同機型的核四計畫特別關切。

但今天我們來訪卻不是為了台灣的核四廠,而是想要瞭解2007年7月16日發生在新潟縣中越外海的大地震,到底對柏崎市的刈羽核能電廠產生什麼樣的損害?又對當地民眾有什麼樣的影響?地震後第2天就進入核電廠觀察的高橋議員,為我們說明當時的狀況。

問:地震當時人在哪裡?多久之後才知道發生核能事故?

答:地震當時我在附近開車等紅綠燈,突然感覺到有很大的地震,先是上下搖晃再來是左右晃動,我整個人差點被搖向副駕駛座,所以我趕緊將方向盤握緊,控制車子。相信在那個時候,包括我自己還有其他市民,都會先想到確保自己與家人的安全,再來才是想到核電廠的問題。而且儘管連國外的人都看到核能電廠火災冒黑煙,住在這裡的人因為停電反而不知道狀況,我也是之後才知道情形,地震後7月18日那天,我跟著一位社民黨的國會議員去核電廠裡面視察受災狀況,看到廠區內地面隆起陷落十分嚴重,才知道發生了非常嚴重的事情。

問:核電廠裡面的損害狀況如何?

答:我們進入核電廠的時候,因為通往門口的道路損壞所以沒辦法從正門進去,要從別的山路進去,而且進去以後,要到3號機變壓器〈發生火災之地〉路都沒辦法行走,只好一直找路,好不容易才能到裡面,這是那個時候裡面發生的嚴重狀況。

核電廠裡面的建築物分成A、B、C與As級,C級是地盤最不穩固的地方,而我看到的C級建築物,該處的地盤竟然陷落到我的腹部這裡,我雖然沒體驗過戰爭,但在裡面看到這樣的情形,卻覺得不輸給戰場。在廠區內的一些配管,不管是在道路下方還是建築物裡面,都已經露出來而且斷掉,未來東京電力公司想要確保核電廠的安全,就必須把現有的C級建築物全提升到A級,但說實話這是無法達成的。

問:對地震當時電力公司的處理有何看法?

答:東京電力公司有他的立場,他們認為地震時的危機處理沒有問題,核電廠也可以再度啟動,以他們的立場會這樣說是正常的,但是他們這樣做能讓市民安心嗎?這是我所懷疑的,我已經沒辦法相信東京電力公司有辦法提供相當的安全性來維持這座核能電廠。

問:為何數天之後會命令核電廠停止運轉?

答:因為在日本有這個制度,根據消防法,建築物到一定的危險程度,市政府有權利下令停止運轉。

問:在台灣其實沒有新聞追蹤報導此事,好像核電廠沒什麼事,不久就會運轉?

答:台灣若說核能電廠沒事,不久就會運轉,這是騙人的,他們到底是有什麼根據講出這種話呢?東京電力公司雖然說要把電廠修復再啟用,但到底有沒有辦法?也是要從以後來判斷的,現在就連東京電力公司本身也不知道核電廠是否還有救,新潟縣政府與柏崎市政府也沒法判斷核電廠是否能再運轉?所以台灣的媒體與電力公司沒權力與資格去說核電廠沒事,可以恢復運轉。如果他們持續對民眾散發這種訊息,我認為這跟說謊沒什麼分別。

問:我們在台灣看到新聞報導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來檢查核電廠,不知結果如何?

答:你們知道嗎?IAEA全名為「國際原子力和平利用推進團體」,基本上是不可能說出對核電廠不利的發言,只會做出有利的發言,IAEA在核電廠只有待三天而已,而且他們所做的調查只有用肉眼觀察外觀,看看外觀沒有問題就做出這個判斷,所以我覺得依據他們發表的結論,其實是沒有辦法作出正確的判斷,而且我覺得日本政府請IAEA來就是要他們做出核電廠平安無事的發言,這是他們最大的目的。未來東京電力公司與政府機關可能要花花好幾年的時間來觀察這個電廠是否有問題,不是IAEA短短三天可以判斷出來的。

問:這是日本最大的核電廠,一旦停止運轉,對於電力的使用有影響嗎?

答:其實這不是問題,5年前東京電力公司因為隱瞞核電事故被人揭發,國家勒令停止17座原子爐,當時也是夏天用電量最多的時候,東京電力公司還是能提供足夠的電力給大家使用。

問:這次的核能事故對日本來說是否也是第一次發生?對日本核電發展有什麼影響?

答:其實昨天我跟矢部議員去靜岡縣的核能電廠視察,當地居民也是非常擔心安全問題,現在日本只要有核能電廠的地區,地方上都非常憂慮,居民擔心的最大原因,是目前所有的核能電廠,其實都是在沒經過這麼大的地震的情況下建造的,現在雖然都有說要做耐震補強,但問題是你不知道地震會有多大?到底耐震補強有沒有效?沒有人有辦法下定論,所以從今以後如果日本還要做新的核能電廠,一定要做很強的耐震措施才夠,不過問題是目前所有核能電廠耐震措施都不夠,這是我們煩惱擔心之處。

我覺得台灣的報導或電力公司說日本都沒事了,你們不用擔心,他們沒資格說這樣的事情,因為連我們自己本身都沒法下結論的事情,輪不到國外一個小小的電力公司或媒體說日本沒事,可以運轉。連台灣自己所有的核電廠都是在沒有發生大地震的年代興建的,台灣所有的核電廠包括興建中的核四,都應該重新檢討耐震措施。

問:有什麼建議想跟台灣說?

答:其實之前我去過台灣2、3次,我也看到貢寮的核四廠從無到有,興建起來的過程,不過核四是將漁民的漁業權與土地強制徵收,而且是將廠區內原住民的遺物破壞所做出來的核能電廠,我相信用這種手段做出來的核能電廠,不要說是安全性了,根本已經失去了正當性,而且我覺得他們判斷出來的安全性是一種樂觀的安全性,不值得我們信任,我非常的擔心,覺得台灣的核電廠有很大的危險性,尤其現在看到核四都蓋到一半了,令我更加擔心。

※附註:在我們拜訪高橋議員之後,柏崎市議會決議再新增240億的預算,作為災區復興之用,同時於9月28日設置了「中越海灣地震核電調查特別委員會」,由10位議員組成,高橋議員擔任委員長一職,負責審視柏崎核能電廠的安全性及向東京電力公司提出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