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潟縣刈羽村訪問 直擊地震現場 | 環境資訊中心

新潟縣刈羽村訪問 直擊地震現場

2008年01月03日
譯者:陳炯霖;文字整理:陳威志(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訪問伊藤範昭

伊藤範昭;圖片提供: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我們一路開車前往核電廠所在位置的村莊——刈羽村,沿濱海公路欣賞美麗的北國海景,刈羽村與台灣的貢寮一樣,以風光明媚的海水浴場聞名,電廠啟用後,人潮依舊。要不是這次地震事件,引得輻射外洩疑慮,全新潟縣據說取消了上萬件民宿及旅遊預訂,每年夏天,刈羽村都擠滿了要到海水浴場的人潮,該說什麼呢?原以為台灣人特別「不怕死」、或特別豁達「沒出事就沒關係」,沒想到日本人也一樣?!但等到出事時會不會太晚了……

開車彎進伊藤先生家,一眼就瞥見牆上貼著明顯的告示「危險」、「要注意」,他坐在庭園中等待我們的到來,1942年出生的他,是現任刈羽村議員,有著阿公般的慈祥和藹,卻也帶著一絲凝重。

7月16地震發生時,伊藤當時在屋外,起先還不曉得,等到房子開始劇烈搖晃、牆壁竟已龜裂之時,他才知道,地震來了;接著就停電了,伊藤焦急著,根本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那個好鄰居——「刈羽電廠」不知有沒有什麼事?正在擔心之時,住在東京的妹妹,看到電視新聞報導新瀉地區發生地震,核電廠竟冒出黑煙的新聞,打電話來詢問,伊藤也只能無奈苦笑,「我也不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過了幾天,餘震漸減,逐漸恢復供電,伊藤才聽說7月19號時隔壁的柏崎市放送著「放射能雖有外洩,但已經控制住,沒有安全問題,請大家放心」的消息;可笑的是,伊藤的住所可是核電廠所在地,卻一直到20號才聽到廣播。這讓伊藤感到相當的不安,「因為正當核電廠遭遇了那樣的事情時,我竟然沒有第一時間被告知。16號地震發生的那天,放射性物質已經外洩……而市民們都還恣意地在街上走動哩!!」

身為村民代表的伊藤先生,曾在議會裡面質詢村長,東京電力不該這麼晚才跟居民報告此事,這讓人更加懷疑東京電力的管理是否得當?但其實村長是擁核派,議會裡面也多是附和村長的議員;另一方面,村裡許多人在核電公司上班,雖然也有疑慮、甚至諸多不滿,但「多半不會在公開場合發表這些言論」。

目前核電廠全面停機檢修中,但是東京電力卻不顧居民的感受,一再對外界說以重新運轉為目標,伊藤揮舞著手臂,「這我當然不能接受,這次地震超過了核電公司的預期,況且核電廠這麼複雜精密的機器,即使外部看來沒損傷,誰能擔保內部的結構沒問題?」「你覺得,在地層彎曲隆起的廠區說要再度運轉,這個社會會接受嗎?」在這種不利的環境下堅持著信念,想必是有著旁人不知的辛苦與無奈,不過他的眼睛裡還是透露著堅毅的精神。

在這之前,地方上的反核團體以位處地震帶上的原因與核電公司進行訴訟,歷經一審、二審都敗訴,已經上訴到高等法院的階段,結果真得發生了預言中的地震,讓這個案子露出一點曙光;聽聞我們是從台灣來的,而台灣的核四機組與刈羽電廠的6號機同屬ABWR型號,伊藤先生以同是環境受難者的心情娓娓道來,「柏崎地區以前被稱為『地震空白區域』,大家都認為不會有地震。地方反核團體也一直以地震將使得核能安全成為潛在的危險為主訴求,但並沒有得到理解,此次事件,只是證明當初的遠慮是正確的。」

「所以我覺得重點是,不要說柏崎有沒有斷層經過,重點是整個日本國是位處在環太平洋地震帶上,不只是柏崎、不只是日本,台灣、東南亞等地位處在地震大的國家就不應該再蓋核電廠。」伊藤平靜卻又果決地說出他的主張與期待。

新瀉地區此次地震,可謂不幸中的大幸,沒有造成無法彌補的大錯誤,隔海的鄰國台灣是要充耳不聞,還是要繼續當個「(愚)勇敢的台灣人」?

我可以斷言柏崎電廠就此結束了!——武本和幸

武本和幸;圖片提供:綠色公民行動聯盟乍聽到高中開始反核?我們都瞠目結舌,高中?!似乎是很多人還在發夢的年紀,但這就是武本和幸先生的運動生涯,至今已經30餘年;相比之下,台灣的貢寮也不惶多讓,從1988年核四計畫擬定到現在,也已經歷經20幾個年頭,不過歲月不饒人,反核少年變青年,青年變中年,中年變老年,雖然已經57歲,但從武本和幸先生的銳利眼神中仍看到不輸青年的動力以及氣魄。「gam-pah-teh ikhi ma shio」(日文)我們高聲呼喊著。

7月16日上午10點13分大地劇烈搖晃,武本先生正在外頭辦事情,一下子多處路面就出現龜裂與隆起,幸好武本先生開得是四輪傳動吉普車,得以突破重圍、平安回家,不過原本15分鐘的路程卻多花了一倍時間。因為參與反核的關係,有隨時做環境調查的習慣,武本隨身攜帶照相機以便各種突發狀況,也因此拍下了地震後第一時間的珍貴畫面,包括倒塌的屋宇及坍方的路面。

這附近是一個寂靜的小村落,年輕人都到大都市工作去了,留下的多是中老年人,武本稍稍瞥了一下自家,「咦,沒什麼大礙!!」,就趕著去關心附近鄰居的情形,巡頭看尾的結果,附近的老人們不敢再進入屋內,都把帆布拿出來鋪在家門前,,並且就席地吃起午餐來,附近總共有24間民房,其中6棟全倒,扣掉空屋,意味著有住人的房子倒了一半。

早在核電廠興建之初,地方團體就以此地自古即是斷層,不適宜蓋核電廠為由與電力公司展訴訟,武本先生及地方團體為此還特別考究過,「根據古籍記載,西元668年此地就發現了石油。大約在100年前,石油公司到此開採,當時就作過地質調查,證明此地為不穩定的斷層帶」他們就是用這些過往的調查資料來主張核電廠預定地可能會發生地震,不適合於此蓋核電廠,從1974年他們就開始這麼主張,並以此為根據進行訴訟,歷時已30多年。

電力公司與政府聲稱這些反核群眾及團體沒有專業知識,根本是危言聳聽。「但是他們所做的地層調查,才方圓20公理,範圍太小了!」武本不死心,自己取得了「住宅地層基本調查」的證照,並找了新瀉大學的教授開始民間版的探勘,以此為據繼續與電力公司纏訟。

對於武本來說,他們在做的只是防患未然的工作,這次的地震事故「與其說預言成功,不如說地震本來就會發生,只是不知何時何地」,也因此對於電力公司及政府到了這種地步仍對外宣稱將以「再度運轉」為目標,武本相當不以為然,「以我的立場而言,我可以斷言柏崎電廠就此結束了!」

好果決的語氣,武本先生還沒說完,「地震後因為國會議員的關係,我得以在當日下午就進入現場調查,電廠內部地層已呈波浪狀,也就表示地層變動,在地層已經變動的地方蓋核電廠是不被允許的,更何況是再度運轉?!」

武本停頓了一下,吞了口茶,穿著「吊ka-a」的他,還是留了滿身汗,也許是有些氣惱吧!豪邁地拿起毛巾擦汗,這可不就個做田人的模樣嗎?反核卻讓他們人人變成專家,57歲的他一邊接受訪問,還一邊打電腦哩!

對於電力公司宣稱的,將補強耐震係數,他差點沒噴飯「電廠的耐震係數是400G,但地震的能量卻是高達900G,比原先預估的多太多了,裡面的建築物不只是受損而已,可以說整個骨架都散掉了」的確,這次的地震震度只有芮氏規模6.8級,並不是強烈地震,就發生很多災害,核電廠裡也是很不容易才把機組停下來,若沒有停下來,或者地震發生在離原子爐更近的地方,甚至可能發生爐心熔解或是重要配管破裂而引發更大的事故。

「打個比方來說,一個人骨頭的都斷了,你叫他貼OK崩(喻補強工事),你說有效嗎?最基本的建築學教科書,都會跟你說這麼做徒勞無功,所以現在電力公司對外宣稱,柏崎核電廠做完補強工事之後還要恢復運轉,恐怕社會大眾並無法接受這種說法!」

這一路下來我們都聽到地方民眾說到核電廠這種東西本來是美國、歐洲這種無地震的國家所發展出來的技術,所以在防震的技術是相當缺乏,在武本先生的說明下更讓人疑惑耐震係數到底有沒有實際的功效?武本是認為人力怎麼可能防堵大自然的力量?「台灣跟日本列島一樣是處在環太平洋的地震帶,根本就不應該蓋這種東西嘛!」,並囑咐我們,「你們回去就是要跟大家說,這很難避免啦,在地震帶上蓋核電廠就是會發生這樣的事!!早晚而已啦」

戰後出生的團塊世代,學生時期有著左翼運動的傳統,對於日本國在二次大戰的作為有相當的反省,武本先生最後的一席話更讓我們動容「60多年前日本在亞洲太平洋發動的戰爭傷害了韓國、中國、台灣等地的人民,我希望能彌補當時日本人的所作所為,又聽說核四機組是日本公司銷過去的,這等於是另一種層次地傷害他國人民。所以,現在起我要盡量幫助台灣,協助避免核電悲劇發生。」

武本這麼有義氣,我們也很明事理,他又不是電力公司的資本家,只是個環境難民,卻抱著「公親soah變事主」的急切! 台灣人,你還能不關心一下自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