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新潟核電廠事故之市民意見書 | 環境資訊中心

關於新潟核電廠事故之市民意見書

2008年01月04日
作者: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7月16日早上,日本本州島西岸發生規模6.8級的強震,造成9人喪生,900多人輕重傷,此次發生在新潟縣中越外海的大地震,震出東京電力公司柏崎刈羽核電廠一連串問題,包括輻射物質外洩、設施變壓器起火等,柏崎市長立刻發出了運轉停止命令。

但日本政府與東京電力公司卻意圖將事故淡化,不但無視於市民長久以來的指責所發生的缺失並加以改進,甚至在事故後不斷主張「以再度運轉為目標」。引發當地市民團體的不滿,召開記者會發布關於柏崎刈羽核電廠的嚴正聲明與訴求。

另有「地震與核電」研究會的學者提出聲援文章,指出「受損核電廠的再度運轉是危險的」,以地震學角度建議立即關閉,未來不應再讓此電廠恢復運作。

我們已將此次記者會資料翻譯如下,請關心核電安全的各界人士參考,並據此檢討台灣的核電安全問題。

相關文章連結:

新潟大地震震出的核安危機
日本地震 全球最大核電廠勒令停止運轉

圖片提供: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日本民間團體發表關於柏崎刈羽核電廠的聲明

記者會發布資料

日期:8月7日16時15分
地點:新潟縣記者俱樂部
主辦單位:柏崎刈羽當地反核電三團體、「地震與核電」研究會
資料翻譯:陳炯霖
資料來源:原子力資料情報室

主講:柏崎刈羽當地反核電三團體

1‧關於柏崎刈羽核電廠的聲明

主講:「地震與核電」研究會

2‧山口幸夫:認識本次事件的全盤概況
3‧石橋克彥:據地震學研判,東京電力的柏崎刈羽核電應立即關閉
4‧田中三彥:絕不允許倉促的再啟動論
5.井野博滿:受損核電的再度運轉是危險的

 

聲明:由新潟縣中越海灣地震看柏崎刈羽電廠

圖片提供: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發表者:3個柏崎刈羽當地的反核團體

柏崎刈羽核電廠的廠區地盤及內部機件在在7月16日發生的新潟縣中越海灣地震中嚴重受創。到目前為止東電僅有依目視觀測進行損壞狀況調查,卻也連日傳出了新的事故報告。

柏崎刈羽核電的防震指針是設定在遭逢S1地震時為300gal、15.6kine,S2地震時為450gal、22.0kine。〈譯註:日本的核電廠將地震分為S1及S2兩級。S1的定義是,理論上可能發生的最大地震強度,其數值是依據電廠當地活斷層一萬年以內的紀錄推測出來的,S2的定義是,現實中幾乎不可能發生的巨大地震強度,依據當地活斷層的五萬年內的紀錄推測。另外Gal、kine皆為表現地震強度的單位。Gal是把地震的大小用「加速度」來表示的單位。Kine是把地震大小用「速度」來表示的單位〉

根據此一標準,在300gal時核電應毫無損傷,300以上未滿450時會產生變形但不會有斷裂或外洩的情形,而超過450gal的地震是不可能發生的。由此可以研判,核電在遭遇300gal未滿的地震後,可允許被再度使用。而超過300gal時,因為該機組已經受損變形,應當中止其運轉,不得再度使用。

但在本次的中越海灣地震中,水平觀測的最大震度竟然高達680gal。這個數值遠遠超過了S2地震的標準。

我們從1978年8月開始,33年以來一再指出這個由東京電力提出,受到國家認可的防震指數是錯誤的。如今我們的指責總算獲得證明。本次的強震絕不是政府或電力公司所主張的「預料之外的事故」。他們早已明白強震發生的可能性,卻為了壓低建設成本,不得不將防震基準降低以求牟利。

中越海灣地震的發生,證明瞭柏崎刈羽核電的防震設計是錯誤的,這也意指當初由政府核發的建設許可不具任何意義。

理論上,在柏崎刈羽當地或許能依據最新的防震指數再度設計新的核能電廠。但現在這個只能防範小型地震,而且在本次地震中機件及建築物變形損毀的核能電廠,實在不應該再度啟用。

但東京電力卻在事故後不斷主張「這是一次好經驗,我們將記取教訓修建出世界第一安心、安全的核能電廠」「應加快修復工程的腳步」。國家調查對策委員長則表示「以再度運轉為目標」。新潟縣原子力技術委員會長也表示「這是個歷史性的經驗」云云。

綜觀上列支援已受損核電再度啟用的發言,我們可以一窺政府及電力公司急欲隱瞞嚴重事態的企圖心。

已受損的核電廠裡極有可能發生出乎意料的事故,甚至可能因下一波的地震來襲釀成所謂的「核電震災」。

地震調查委員會已發出警告,預測在長岡平野西緣斷層帶可能會再度發生大地震。經歷過兩年多前的中越地震及本次中越海灣地震災害的當地居民們,對核電的再開與否抱持著莫大的關心。

中越海灣地震對柏崎刈羽核電的影響,不僅僅是遠遠超過耐震設計的地震強度。我們更發現在核電廠區的正下方存在有多數,和基盤的西山斷層一起切入安田斷層的斷層帶正蓄勢待發,準備釋放能量。我們可以看到廠區內因為本次地震,有廣範圍的地盤高高隆起或陷落,以及道路坍方。這表示廠區內正發生著活躍的地殼構造變動〈αβ或F系、V系等直下斷層的活動〉。

目前國家和東京電力所必須做的,是放射性物質的完全隔離及詳細掌控機件損壞的情形。而不是急匆匆的準備原子爐的再度運轉及修復工程。

中越海灣地震以後,原本對核電採贊成態度的縣政府及柏崎市政府,皆改變固有方向,重新聆聽縣民及市民的心聲,這是值得讚許的。

我們對新潟縣及柏崎市、刈羽村政府提出以下要求:

1. 東京電力應採取萬全措施抑止放射能洩漏到外部環境。不任意修復廠區內的變形地盤及交換受損器具,以確保證據。並公開詳細情報。

2. 在核發建設許可的前提〈絕不發生事故的耐震指數〉已不再具有可信度的情形下,應向國家反應立即取消該許可,或向東京電力索回該許可證明。

3. 政府及東電不得再做出「運轉再開」、「修復」、「核電的再造工程」等等傷害縣民感情的發言

4. 政府及東電必須承認因無視市民長久以來的指責所發生的缺失並加以改進,並將其成果反應在今後的核能政策上。

 

認識本次事件的全盤概況 /山口幸夫〈原子力共同情報室 共同代表/物理學〉 

‧居民一再警告,一直擔心會發生的地震真的來了!其災情及核電現狀

‧原子爐的內部到底變怎樣了?一無所知 

‧應重新檢討所有系統設施、機件的安全性。全盤檢查絕不可欠 

‧質疑原子爐機組、諸系統的設計缺陷

譯註:以下為日本當地反核NPO團體的說明,因與主題無太大關聯所以省略

據地震學研判,東京電力的柏崎刈羽核電應立即關閉 /石橋克彥〈神戶大學都市安全研究中心教授/地震學〉

首先本人在此祈禱因本次地震仙逝的諸位先耆能在天國安好,並向災區的人們獻上由衷的慰問之情。

1. 本次的中越海灣地震災情由地震學來看,實在是一場不幸中的大幸。

柏崎刈羽核電沒有釀成大災,只能說是幸運。

如果震源地再向西南方稍微偏離,或其震度達到1964年新潟地震時的7.5級的話,將有更加劇烈的震動侵襲核電造成重大傷害,使放射能大量放出,形成所謂的「核電震災」。

2. 我們不可否認,今後在柏崎、刈羽地區仍有可能再發生大地震。

位於本地區的日本海東緣變動帶的地殼活動相當活躍。我們不可以輕率地判斷「2004年的中越地震及2007的中越海灣地震已經釋放出所有能源」。

本地區有多數的活斷層,該活動構造地帶稱之為羽越摺曲帶/信越摺曲帶。大地震極有可能從這些與地表上已被確認的活斷層互不相連的地下斷層發生。

未來發生的地震,將有可能離核電廠更近,帶來比本次更加激烈的搖晃。就算連嶄新的核電廠都有可能衍生更加嚴重的災情,更不用說是已經受到一次傷害的核電廠,大事故將無法避免。

3. 對照最新的耐震設計審查指針的「基本方針」指示,柏崎刈羽核電廠區下方的地盤可說是完全不合格。該地不適於建造核能電廠。

‧ 新指針的「基本方針」內明確記載:「建築物等諸設備必須設置於絕對能夠承受負荷的強穩地盤之上。」這是從舊指針「重要建築物及設備需設置在強穩地盤之上」的條文修改而成的新規定。其中的「建築物、諸設備」意指廠區內的所有設施。
‧ 關於這一點,於名倉繁樹、前田洋介、水間英城、青山博之所共同研撰的「關於發電用原子爐的耐震設計審查指針改定的相關條例」〈第十二屆日本地震工學研究會論文集CD-ROM,43-49,2006〉內有詳盡說明。
‧本次地震中,廠區內有相當廣範圍的地盤出現明顯的變形與被破壞的痕跡,有諸多設備因此毀損。這證明了核電廠區的地盤並不具備強穩的支撐功能。

4. 經過本次事件的教訓,我們需即刻修改日本的核能安全行政方針:

‧ 全面修改安全規定、檢查制度、各安全基準、指針。
‧排除與業者或行政機關保持關係的專家,確立倫理意識。 
‧ 確立一常識「不在可能發生大地震的震源地區興建核電」並將之普及化。

絕不允許倉促的再啟動論 /田中三彥〈前原子爐壓力容器設計師/科學作家〉

核電的設計思想是「只要不震壞就好」

按照耐震性的重要程度,原子機組內的各容器及配管被分類為As及A級兩級。它們在機件運轉時如果遇到外部的重荷,會隨其力量大小做出「具彈性的伸縮運動」。換句話說,容器或配管在遭外力侵襲時會出現局部伸長或縮短的現象,當該力量消失時伸縮運動也將隨之消失。而原子機組的核心部位在運轉時所被要求的一個前提即是─「不得歪曲變形」。不過事實上有一個例外,那就是「S2地震」發生時,機組零件的歪曲是被允許的。

人們常誤信一個概念:「核能電廠有足夠能力來應付大地震」。可惜事實卻正好相反。若真的設計出一個遇到激烈的S2地震時也能做出彈性運動的系統時,機件及配管必須增大,機件生產與設置工程也會變的更加困難,建設成本將大幅提高。因此業者對於發生機率微小的S2地震,是採取「來了也辦法」的消極態度來生產As、A級容器與配管。換句話說,原子機件的核心部位是依據,遭遇S2地震時「只要不震壞就好」這個基本思想建造而成。如果核電機組真的因本次地震產生歪曲現象的話,再啟用是絕不可行。〈參考─林喬著『原子力發電設施的構造設計』P.473〉

As級、A級機件的變形與否是無法確認的

在此所強調的變形,並不是明顯的配管歪曲等等可用肉眼確認的重大缺失。當然這種缺失是相當大的問題。但還有許多位於配管、噴嘴、收納容器及壓力容器的支撐部、原子爐壓力容器的內部機件裡的局面歪曲變形,是無法用肉眼輕易檢視的。若真想確認這些部位是否正常,唯有將機組切割拆除一途。除此之外沒有其他辦法能完整確認As、A級機件是否在本次地震中遭受打擊,只能用計算方式來臆測。但反觀東電社長在事發後不久便迫不及待地宣佈「As級機件完好無缺」,而任調查委員長的教授也表示「期待一兩年之內再啟動」。他們皆在整體的變形毀損狀況尚無法完全得知的情形下做出了如此發言,實在令人質疑其專業能力。今後東京電力〈實際上的執行單位是核電建商〉應會依據「地震時負荷重量」的數據來推算各重要機件在當時產生了多少應力來對抗地震。我們必須關注一點,就是該推算應力是否超出S1地震的容許應力範圍,如果超出該範圍則表示重要機件已受到嚴重打擊,絕無法允許再度啟動。而如果超出S2地震的範圍的話,更需立即廢爐。

受損核電廠的再啟用是危險的 /井野博滿〈東京大學名譽教授/金屬材料學〉

柏崎刈羽核電應當廢爐的根據有兩點,第一、建築許可的防震指數是錯誤的。第二、該核電廠在本地震中已然受損。在此本人針對第二點做相關說明。

該核廠面臨了超出原先設定的防震強度以上的地震,這代表原子爐內外的重要器材出現扭曲變形的可能性相當高。一度受損的設備,其強度已不可能與當初的新成品相評比。原先的耐震強度已不獲保證。像這樣的核電廠實不應再度啟用。

致命的扭曲毀損並無法光由肉眼觀察檢查出來,就算利用各種科學方法檢驗也不見得能收到成果。超音波檢查或許能掃描出龜裂的部位,但並無龜裂的扭曲變形地帶卻無法得知。利用X光檢測也具有相當的困難度。而想要徹底執行這些檢查的話更需要龐大的經費與冗長的時間,而且損傷情形也無法百分百獲得確定。

過去日航公司曾將扭曲變形的機體修復後再度使用,結果該機果然傳出了事故。現在的柏崎刈羽核廠裡同樣的悲劇正即將上演。已經一度受損的核能電廠,不用地震侵襲也極有可能發生其他的核安事故。

我們可說這次核電廠遭受超出設計基準的強震也沒有發展成大事故,是偶然的幸運。但東電卻至今尚未公開地震時爐心的資料,以證明原子機組是否在毫髮無傷的情形下安全停止運轉。大城市的市民已用行動表示他們對於新潟縣產的農產物、海鮮類的品質無法信任。或許這是都市人的過度反應,我們無權過問。但受損核電廠對縣民而言,已不再是「安全」甚至「安心」的存在,再加上電力公司虎視眈眈的再啟動計畫,核電廠已經成了「危險」的代名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