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潟縣柏崎市訪問(一):大地震後的柏崎 | 環境資訊中心

新潟縣柏崎市訪問(一):大地震後的柏崎

2007年12月31日
譯者:陳炯霖;文字整理:崔愫欣、羅敏儀(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9月5日我們抵達了新潟縣內的柏崎市,下了高速公路,兩旁盡是金黃一片的農地,村舍散佈在田地之間,充滿著鄉村的寧靜,但舉目望去,有些房舍的屋頂上覆蓋著藍色帆布,看來頗為突兀,這裡是新潟縣大地震後受損最嚴重的地區,負責安排我們此次行程的金子貞男先生解釋,這些因為地震而破損的房子,因為尚未整修好,所以在屋頂搭著帆布來防風防雨,我們才知道,即使距離7月16日的地震已經快2個月了,柏崎市尚未恢復原狀,一路上我們仍可看到地震在當地留下的痕跡。

日本新潟地震柏崎市受損的房子;圖片來源: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在地震的餘波下,居民努力重整家園,當地大多是木造房屋,房屋受損情況不一,由柏崎市災害對策本部派人來鑑定分級,在房子門口貼上不同顏色的告示,粉紅色的告示代表危險、黃色的是要注意、白色的是安全。金子貞男先生帶著我們到受損最嚴重的商店街拍照,原本應該是市中心最熱鬧的一條街,如今卻蕭條冷清,粉紅色的危險告示到處可見,甚至有不少建築物整個倒塌,當地人說這條街不知要幾年後才有辦法恢復元氣,雖然看到木匠師傅們已經爬上爬下地修補房子,一切逐漸恢復正常,但看到散落一地的屋瓦、傾斜倒塌的房屋,仍是讓人想見地震當時的劇烈程度,但是在這裡除了地震的陰影之外,對當地居民來說,持續籠罩在生活當中的,還有因地震而發生事故的核電廠,這是另一個更讓人不安的威脅。

柏崎農家的感受——訪問近藤雪子女士

柏崎農家近藤雪子女士;圖片提供: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我們在柏崎市第一位訪問的對象近藤雪子女士,家中務農,她家門口正貼著粉紅色的危險標示,雖然房屋外表看不出損害,但近藤雪子女士叫我們看看樑柱,我們驚愕地發現房屋的樑柱竟然已經平行移位,牆上也有著長長的裂痕,近藤雪子女士說,當時連戶外庭園的石塊也都被震得翻倒,讓她嚇了一跳。

我請問她大地震時感受如何?當時正在做什麼?近藤雪子女士猶有餘悸地回憶說:「地震的時候我正在打掃,感覺到先是向上隆起,然後左右搖動,這時候我知道地震發生了,因為阿媽跟我一起住,我先去阿媽的房間請她出來,然後一起走到外面。」但讓人感到心慌的不只是地震,地震過後的停電讓當地居民對外的音訊全斷,讓居民無法在第一時間得知鄰近的核電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近藤雪子女士形容當時情景,因為停電什麼事情都不知道,家裡有裝防災無線電,卻也都沒發出聲音,直到過了30分鐘之後,聽到外面傳來聲音,村長利用村中設置的無線電告訴大家要加油,共同度過這個難關,才知道是什麼情形,這個時候只有依靠無線電和聽收音機,因為停電,電視根本看不到。

半個鐘頭之後才知道狀況?我不禁想問這樣安全嗎?地震引發核電事故,居民卻無法在第一時間應變,居民從這次地震是否能夠感受到核電安全的問題?近藤雪子女士思考了一下,慎重地回答我這個問題:「其實地震後沒覺得什麼不安全,因為一個小時後無線電消息進來,也說核電廠已經安全地停下來,我也是很高興地想說沒事了,那個時候也不知道放射能有外洩,雖然現在是說放射能外洩是微量的,但那時完全不知道,雖然也有看到火災的黑煙冒出來,也只能猜測,大家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因為不知道所以不懂得害怕,但這種情況僅能暫時性地掩蓋實情,居民逐漸知道這次地震差點讓這座日本最大的核電廠發生重大事故,想起來暗自心驚,近藤雪子女士說:「事情發生一個多月之後看到新聞,才知道核電廠一點都不安全。」做為核電廠的鄰居,這次事故後,對於這座核電廠的未來有什麼看法呢?這次近藤雪子女士毫不遲疑地告訴我們:「我知道這裡的地盤上升隆起非常嚴重,我現在也很期待核能電廠能就這樣廢爐,不要再重新啟用。」

一位家庭主婦的堅持——訪問小木曾茂子女士

小木曾茂子;圖片來源: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看了柏崎市周圍的農村風貌後,我們與第二位訪問對象小木曾茂子女士約在一座建築物前,經由本地人的介紹,才知道這個看似公家機關的建築物,原來是東京電力公司用核電廠回饋金蓋的公共設施,裡面有圖書館、游泳池、市內體育館等設備,提供市民使用,是個用60億日圓打造的豪華建築。

有趣的是,當地反核團體就在旁邊有一個據點,是一座兩層樓的小木屋,正對著道路的那一面,有著大大的標語「反對柏崎、卷町核電廠」,讓來往的車輛看得十分清楚,柏崎、刈羽的當地居民組成反核的市民組織,從興建之前就已經成立,一直堅持了30年的反核運動,曾擋下新潟縣內的卷町核電計畫,前幾年柏崎市甚至團結起來拒絕了核燃料加工廠的設置,目前也仍繼續監督核能的安全問題,有著悠久的運動歷史,小木曾茂子女士就是其中一員。

小木曾茂子女士是一位家庭主婦,居住在離柏崎市40公里遠的山區裡,在地震發生後兩天,來柏崎市區找朋友,她回想那個時候因為地震,房屋倒塌不能住了,大家都在外邊避難。當時的她心裡不禁想著:「本來發生核能事故時,應該躲在房屋裡才能避免輻射傷害,但是現在房子卻不能住,想要逃去別的地方,又因道路被地震破壞也不容易走,所以說,如果地震發生在核能電廠附近的話,居民是想逃都沒辦法逃。」

雖然住的離核電廠有一段距離,但是在當時她也是走到外面避難,看到新聞中報導核電廠失火,黑煙一直冒出來,非常擔心放射能會外洩。與一般人相比,她有更多資訊管道,小木曾茂子女士與反核組織的成員,在地震發生後兩天有機會進到核電廠裡面觀察,一星期後也到東京電力公司的總部去抗議,覺得「核能電廠沒有向居民好好交代發生了什麼事。」東京電力公司其實在當地有定期的核能安全公開會議,開放給大眾參加,報告核電廠的運作狀況,幸運的是,在我們抵達的9月5日晚上就有一場,小木曾茂子女士表示平日都會參加,她詢問我們是否有興趣一起前往?

東京電力公司與日本政府負起責任來!

我想到在台灣的核能電廠,雖然按照規定也有所謂的核能安全監督會議,但哪有這麼容易參加?一般人不僅無從得知,就算知道也無法參加,因為在台灣普遍不相信一般民眾的監督能力,認為只要聘任專家學者擔任監督會議的委員,代替民眾監督核能電廠已經足夠,不鼓勵也不歡迎民眾旁聽,多年來都像是只有少數人才能參與的閉門會議。因此這次我們難得有機會觀察日本的做法。到了晚間7點,我們到了柏崎核電宣傳中心,會議名稱為「柏崎刈羽核能電廠確保資訊透明之區域會議」,今天第51次的例會主題,正是對地震後資訊傳達與對應處理的檢討報告,由東京電力公司派人簡報,說明地震當時的應對措施,再來由各級政府代表報告,旁聽的記者與市民坐在會場後方,好幾台攝影機架著全程拍攝,雖然聽不懂內容的我們覺得枯燥冗長,但小林曾茂子女士與其他關心民眾都十分專心地旁聽。

這種場面雖然在台灣難得一見,但在日本來說,這種資訊公開的程度應該是基本的吧!雖然電力公司有對當地民眾公開說明,但光是這樣還不足夠,電力公司的單方面說法不能完全採信,因為他們始終不肯承認錯誤,反核的市民組織當然也有完整專業的聲明,但是東京電力公司願意正面回應這些問題嗎?小木曾茂子女士說:「我感覺不到電力公司想要把事情處理好的態度,電力公司的說法是說一次7個機組都發生事情,一時處理不過來,雖然目前電廠的未來尚沒法下定論,因為事情還沒到一個結束的階段,不過我希望這座核能電廠不要再運轉!」

小木曾茂子女士回想起因為柏崎有斷層存在,有很多居民從電廠成立當時到現在,都一直為了這個問題在反對,呼籲要重視地震的危險,與電力公司纏訟多年,忍不住生氣地說道:「我希望以前說這些斷層不會移動的專家學者與電力公司的人,能負起責任來,承認當時說的是錯誤的!而當時國家就是用過時的耐震基準來蓋核能電廠、發建設執照,我希望政府能把這些建設執照收回去。」

因為這次新潟縣6.8級的大地震,全球最大核電廠被勒令停止運轉,證實了當地反核團體的擔憂,長期致力於反核運動的小木曾茂子女士認為,相當有可能讓日本第一次把營運中的核能電廠完全廢厰。未來希望能與柏崎的市民團體一起努力,讓這座核能電廠可以真的停止下來。

訪問高桑千惠、田村榮子女士  /陳炯霖翻譯、羅敏儀整理

高桑千惠、田村榮子女士;圖片來源: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受訪的高桑千惠女士、田村榮子女士穿著簡單俐落、充滿舒適感的黑色線衫長褲自停車場一端緩緩行來,周身散發出寧靜溫柔氣質,就算隔了一段距離也能感受到。藉由佐藤先生的介紹,兩位職業同為老師的女性,竟然已經參與地方反核運動30年!在親切的微笑中看著她們平穩堅定的眼神,聆聽她們對此次核災事故的第一手報導,希望她們真摯的觀察、訴說、警語,也能流淌進台灣民眾心中…。

地震發生時,高桑千惠女士正坐在車上,買完東西準備從市內購物中心開車回家,她回憶:「當時搖晃相當劇烈,我很擔心我的車會被搖到路中間。地震停了之後我開車回家,才發現道路狀況很慘,不時有裂痕和隆起,開了很久才回家。」而田村榮子女士當時則正在家中浴室洗手,突然遭逢劇烈搖晃,搖晃大到她只能跪下來四肢併用爬出浴室。

地震之後,許多人屋子都被震壞,又怕還有餘震也不敢進入屋內,只能跟鄰居站在外頭。那時高桑女士心中首先擔心的就是核電廠狀況,可是電視電話等通訊全部斷絕,不久後村內公共廣播系統放送出「核能電廠已經停止運轉了,大家可以放心」,居民雖然不清楚詳細狀況但是心裡安心了一點。不過,田村女士後來卻收到三個在外地的孩子傳簡訊:「媽,我們現在看到電視,核電廠正在火燒,你要不要趕快走?」,她才知道發生了大事。

居民議論紛紛,又探聽不到明確的消息,從一開始聽說電廠內發生50幾件事故,後來又說是60件,最後確定爆增到2000件;村內公共廣播系統從頭到尾只放送過三次,第一次說核能電廠停了、沒事了;第二次說放射能沒有外洩、大家放心;第三次又說放射能有微量外洩、但對人體無害。

居民後來透過電視新聞得知,當時核電廠雖然停止運轉,但是爐內溫度一直持續升高、降不下來,甚至一度已瀕臨核分裂暴走的臨界溫度,情況十分危急,一直要到隔天6點溫度才控制住。所以說,從地震發生的16號早上10點到17號的下午6點之間,都是處於相當危險的狀況,而居民完全被蒙在鼓裡。同時,核電廠一開始宣佈放射能並未外洩,2~3天之後又說有微量放射能外洩。因此當電廠的放射能外洩時,居民在完全不知情的狀況下,隨意在庭院四處走動、到田裡尋頭看尾,蒙受極大風險。

照理說核電廠設置村內公共廣播系統,本來就是要在緊急事故發生的第一時間通知居民趕快避難,但是這次地震事故證明,電廠根本不會主動說對它不好的事情,居民獲得資訊的來源,很多都是事後透過收音機、電視等媒體,但是過程中本可預防的傷害卻都在消息封鎖下由無知的居民承受了,這是居民「最討厭、最不能安心、最不能原諒的地方」。雖然村裡有很多人在東京電力工作,聽不到明顯的批評,但是發生這樣的情況,茶餘飯後也會有人說「東京電力到底在做什麼?!」

目前核電廠完全停機檢察,居民仍不敢掉以輕心。高桑女士說:「我現在知道核電廠不是停下來就沒事了,停下來之後,還是處於相當的危險狀態」,田村女士更強調,大地震讓她反省,真正問題的核心是「有地震帶的國家根本不需蓋這麼大規模的核電廠!」

尤其長年來,柏崎地方反核團體與投入研究的專家學者一直提出呼籲,核電廠正位在地層不穩定的斷層帶上,卻始終不被電力公司與政府接受。「這一次地震只是證明我們所言不假」,雖然很幸運沒有釀成大事故,但「什麼時候還會發生大地震,沒有人知道!」田村女士說。

近來很多人以因應地球暖化為名,主張用建造核電廠來解決發電時的二氧化碳排放問題。但是高桑女士以此切身經驗,鄭重指出「核電廠的危險性顯而易見,一旦發生事故,人類連生存的機會都沒有」,「希望從今以後不要再說,核電廠是解決全球暖化問題的方案」。田村女士也認為「核電根本是無法與人類共存的技術!若真要解決全球暖化的問題,應該去研發新的技術」,而且「核廢料的處理,也要經過幾千幾萬年」。

停機檢查的核電廠能否復工?民眾、政府、電力公司在以安全為由不斷進行的檢討、論辨過程中,持續被反覆討論。先前電力公司曾宣佈一座反應爐心檢查結果為無礙,卻遭到民眾強烈質疑,質疑核電廠建築遭到超過預設標準的地震震動且已確定發現多達2000多起事故下,僅憑倉促檢察,如何叫人相信爐心無礙。問到此事意見,兩人皆有同感,說道「若可以因此使核電廠永久停止運轉,會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會覺得很高興,也可以安心的生活下去。」

聽到我們從台灣來關心日本地震情形,田村女士語重心長的說:「台灣也是一個多地震國家,所以這個情形也可能發生在台灣」、「核電技術是非地震帶的歐美國家發展出來的,位於地震帶上的國家若要發展核電,風險實在太大了」。日本經過此次事件之後,有很多專家學者主張重新進行地質構造調查,以確定地層是否穩定,希望在做這些調查以前,不要再輕言要在哪裡蓋核電廠。也希望台灣民眾把日本經驗當做借鏡,好好思考好好思考核電的存在是否有其必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