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情緒,理性面對日本核子事故——立即妥善處置台灣核電廠用過核燃料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放下情緒,理性面對日本核子事故——立即妥善處置台灣核電廠用過核燃料

2011年03月17日
作者:方儉(綠色消費者基金會董事長)

日本福島第一核電廠的四座機組,在3月11日的大地震、海嘯之後,陸續發生爆炸,成為日本二次世界大戰後最大的核子事件,而目前事故的嚴重度,雖不及1986年烏克蘭的車諾比爾事故,但已經超過1979年的美國賓州三浬島事件。福島核事故,尤其是透過日本NHK即時轉播到全世界,電視加上網際網路的傳播,讓全世界同步感受到日本核子事故,使看到新聞的人,都有「我是日本人」之感。反而是災區停電全黑的災民,「身在輻中不知輻」,因為他們無法收看電視,或收聽廣播。

全世界大多數人,平時不會關心核能,而關心核能的人,一談到核能,就會分成「擁核」、「反核」的陣營,一旦核事故發生,擁反陣營就會箭拔弩張對抗,在非理性的語言衝突下,讓平時不關心、不了解核能的人無所適從,失去了全民核能教育的機會。特別是台灣,核能的密度比日本更高,地理、地質、地殼板塊位置和日本類似,甚至更險惡,我們應該理性來深入了解、探討這次福島核事故,給我們帶來什麼教訓。

在社會分類上,大家一定把我這個環保人士當成反核者,但是大家可能不知道1999年台灣的三座核電廠的千年蟲專案稽核,是我為台電做的,而且我簽發出這三座核電廠6座機組Y2K準備就緒的證書,我是對事論事來看風險管理,和擁核、反核無關,因為沒有人希望自己國家,或是全世界任何一座核電廠發生意外,這是「人道主義」,更高於對核能的認知或態度。任何專業人士都要對他的專業負責,而且要有職業道德。

3月11日,日本大地震時我在上海,前往北京,一路上都聽到相關的報導,我特別注意核電廠的消息,果不其然,福島、女川、柏崎刈羽都出了一些事故,但福島最為嚴重,4天後,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尤其是今夜(15日),日本天氣轉變,由西南風刮起東北風,下風的東京、甚至台北,都會受到核輻射的污染,但是這並不是太危險的,更悲慘的是災民,沒有食物水電能源供應,在飢寒交迫下,如何渡過今夜,雖已初春,但日本東北今夜氣溫有如寒冬。我在北京吃完火鍋,走出店來,一陣陣北風吹來,我並不擔心有沒有核電廠的輻射落塵,而是那些日本災民,今晚如何渡過,有多少人可能熬不過今夜。

回顧這4天來的新聞,從12日上午日本官房長官說核電廠都安全,到15日日本首相菅直夫宣布,日本將面臨重大的核子事故,福島電廠的人員除了50多位留下來繼續灌水,其他800人都撤離了,以及各國啟動撤僑機制,看來日本官方和東京電廠在第一時間不是輕估了核子事故,就是隱瞞了事實,我認為這兩者皆有。

在此不贅述福島核電廠事故的細節,只看其原因,其第1、2、3號機組在地震前還在運轉,地震發生時,自動緊急停機,但炙熱的爐心的熱必須有電力移除,海嘯使備用的發電機失去功效,從12日至14日陸續發生氫氣爆炸,甚至把最外層的廠房屋頂都炸開了,主要是運轉時爐心的熱移除機制失效,造成爐心溫度過高,一度有外電報導,高達攝氏2700度,反應爐心的燃料棒必然熔毀,在高熱和輻射下,水被裂解成氫氣、氧氣,氫氣和外界接觸,產生爆炸,冷卻水流失,工作人員注入海水冷卻,其後果是爐心毀損,而海水流到哪裡去了?福島都是沸水式反應爐,冷卻水直接和爐心接觸,這些海水,和原來的冷卻水都會受到核心輻射物質污染,除了化成水蒸氣外,還有的水可能流入海裡,海洋污染尚未接獲報導,相信也一定受到污染,而且這種核污染,一定會延續百年、千年,像主要的銫137,半衰期是30年,每30年衰減一半。

第1、2、3號機組的事故,我過去在核電廠訪問時,在教科書、訓練手冊上都有,並不意外,令我意外的是第4號機組,原來這個機組是在停機歲修的狀態,照理說,應該沒有其他3座機組的問題,但15日上午,在菅直人開記者會向世界昭告日本的核電廠危機一小時後,發生爆炸與起火事件。一座停機的核電廠為何會發生如此事故?

14日的紐約時報的報導,美國核能界已經意識到日本核電廠在未來幾天或幾週內會遭遇到冷卻池的用過核燃料的威脅,因為用過核燃料儲存在核心圍阻體外的冷卻水池中,水池沒有像核心受到多重圍阻體的保護,只有一般廠房的保護。但冷卻水池需要不斷地循環冷卻水,因為核電廠停電,冷卻水無法循環,而用過核燃料的高熱,會把池中的水蒸發掉,使得用過核燃料暴露在空氣中,熱移除不足,產生高溫,使用過核燃料熔化,甚至發生火災。

依照1997年美國布魯克海汶國家實驗室的研究顯示,以美國紐約州長島為例,如果冷卻池中的用過核燃料發生事故,最壞的情況,將使500英里(800公里)內100人立即死亡,13萬8千人未來有死亡可能,同時研究也指出,在2,170英里(4,336公里)內的土地受到污染,損失高達5460億美元。簡言之,用過核燃料發生事故的嚴重度,將超過核電爐心熔毀的問題。

三浬島事故發生時,核電發展才20年,核電廠還年輕,沒有太多用過核燃料的問題,而且三浬島當時尚未喪失外部電源,所以還能控制。但隨著時間推移,日本福島1號機已有40年的歷史,4號機也有32年的歷史,堆積了許多用過燃料棒,也產生了新的危機與挑戰。

反觀台灣,核一、二廠已經超過30年,核三也快30年,而它們的用過核燃料早已超載,比原來設計的冷卻池容量多了2、3倍,因為反核聲浪,再加上台電內外部問題,使得用過燃料棒問題一直延宕,至今未獲解決。

從福島的經驗,我們必須冷靜、理性面對台灣核電廠的用過核燃料問題,必須為台電的用過核燃料找到適當的出路,如果不立即處理,如果發生事故,核電廠失去內外電源,除了嚴重的爐心熔毀問題,還有更嚴重的用過燃料棒的熔毀問題。反應爐每年都會更換部分燃料棒,在冷卻池中的用過燃料棒是反應爐中的十多倍,而且沒有堅固的圍阻體保護,更容易擴散到環境中。

不論反核、擁核的朋友,希望我們能夠一起來面對一個比反應爐爐心熔毀更嚴重的危機,大家一起來為核廢料謀出路,這是我們這一代台灣人的責任。看到福島事故,我們應該不惜任何代價,都要把核一、二、三廠的用過核燃料處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