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安危機 憂原能會莫可奈「核」 | 環境資訊中心

核安危機 憂原能會莫可奈「核」

2011年03月15日
摘錄自2011年3月14日立報台北報導

9級地震讓日本福島核電廠一號機與三號機相繼發生氫爆,外界質疑台灣核電廠一旦發生重大災難時,能否承受如此威脅。

面對外界質疑,核能管制處副處長徐明德表示,台灣核電廠建廠之初就已考量海嘯與地震衝擊,台灣的核電廠都建在海拔12至15公尺以上的地區,海嘯至少得超過12公尺才會影響核電廠基礎設備。

台灣核電廠鄰近山區都有超過10萬噸容量的山上蓄水池,可以提供緊急冷卻使用,不致於會發生日本爐心無法冷卻的狀況。

日本核電廠爆炸,外界憂心輻射影響台灣,原能會解釋日本福島電廠發生氫爆,主因是冷卻系統失效,燃料棒外露,溫度不斷攀升,導致冷卻水蒸發產生氫氣,最後內部壓力過高,才會出現氫爆。

徐明德也強調,爐心雖然有融毀疑慮,但爐心外圍的圍阻體並沒有損毀,輻射外洩的可能不大。

13日吹東風和南風,輻射塵多往海上和日本北方吹去,徐明德研判福島電廠北方宮城縣的女川電廠測出外圍輻射量超標,恐怕是福島電廠的輻射飄散所致。他強調,日本距離台灣2500公里,沒有輻射外洩,對台影響不大。

日本福島第1核電廠3號機再傳氫爆,民眾憂心輻射塵抵台。14日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召開記者會,說明日本核電廠最新狀況。(圖文/中央社)

徐明德表示,台電從2009年起針對核電廠附近海、陸域地質斷層帶重新進行調查,預計在明年8月會完成,之後會根據新的地質調查報告來評估核電廠是否要加強耐震係數以及其他改善措施。

當記者追問地質調查尚未完成前發生重大災難時民眾該怎麼辦?徐明德僅表示,由於船隻數量有限,台電地質調查上需要多一點時間,原能會也會排出使用的優先順序,讓台電能儘早完成調查工作。

除了核電廠應付面對災難的能力,核電廠附近居民關心核災發生時的緊急應變措施。原能會緊急應變科科長蘇軒銳表示,以正在營運的核三廠為例,南北各有一個避難所,附近學校也可成為緊急應變中心。由於核三廠緊鄰觀光景點,當地也都設有集合點,一旦發生事故可立即將人群載往安全處。

相較於日本一口氣疏散半徑20公里的居民,台灣原能會在緊急應變上只疏散5公里內居民,而且核三和核四都位於遊客眾多的觀光景點,接駁車數量能否將旅客與居民疏散置安全的地方令人質疑。原能會僅表示,交通車和疏散路線都由地方政府負責,平常也都有演習訓練。

原能會演習兩年做一次,核四廠附近更是只有去年12月才有過一次小規模演習,當地鹽寮反核自救會成員吳文通表示,原能會從來沒有大規模全面的演習,所謂演習也只是照著腳本演出,大家走到定點,再由接駁車載往遠一點的避難地。「貢寮這邊的居民是載往鼻頭角,福隆那邊的居民則是載往宜蘭頭城鎮大溪區,但是載到空地後也沒有避難所,根本是要我們在那邊等死!」

吳文通強調,核一、核二和核四都位於北部,以日本標準來說,撤離人口至少一、兩百萬,但台灣根本沒有這麼多避難所,也沒有配套。「我們向原能會要求進行大型演習,要進行無預警演習,原能會只說台灣不會發生這麼大的災難。」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副秘書長洪申翰也表示,台灣的疏散半徑只有5公里內的居民,但原能會應根據災難程度來預估疏散人數,目前台灣的疏散工作都交給地方政府執行,輻射污染可能擴散至鄰近縣市,可是台東或宜蘭都沒包括在疏散計畫內,洪申翰抨擊:「台灣這種人口密度高的地區根本不應該蓋這麼多核電廠!」

相較於民間團體憂心忡忡,原能會卻信心滿滿。徐明德強調,台灣的核電廠所處地形與日本不同,附近都有高山擋住,輻射塵影響市區的可能不大,5公里的撤離半徑是根據科學模式模擬得出的結果。原能會也針對核電廠附近居民發給碘片以備不時之需。

但當記者追問許多地方里長和衛生所都搞不清楚碘片究竟在哪,原能會僅表示,都已交給地方政府發放,實際執行狀況原能會並不清楚。 

對於核能災變,中央與地方從未進行大型演習加強訓練,令人擔心實際狀況發生時,能否立即安全撤離居民。

原能會人員私下透露,政府組織改造,未來原能會將降為三級機關,編制人力僅剩2百人,一旦發生意外,人力和資源肯定會不足。